新年,被软禁了七天!

初二,接到朋友云的电话,说顺德有一个叫做星山的小学招聘教师,要我去看看。
朋友云,是一个书信来往有三年多了的朋友,一直以来把她当成一个很真诚的朋友交往着。她毕业之后去了安徽、上海,2006年来到了广东顺德,她告诉我说,现在她是美的电器的经理助理。我说,正月怎么会有学校招聘呢,她说这个学校是他们公司投资管理的,和他们主任先谈谈。觉得有理。
于是,把本已经买好的车票退了,初三,从深圳乘车奔她而去。
到顺德大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等了半个小时,她和一个同事(她说姓张,是他们主任)一起来了,我们边走边聊,到了大富源超市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霓虹灯闪烁,看着迷乱的灯光,我丝毫没有欣赏的准备,我想,如果这次看学校成功,我将会融入到这个如花般的城市,我也会体验到昔日来广无法体验的心情。
在超市门口聊天后,她同事说去买点东西,我们便一直聊天开玩笑,她同事拿着一盒饭和一矿泉水出来了,饭后乘车去了他们的住处。张主任在车上一直和我聊天,后来也说起来了,在住房里要注意个人形象什么,我感觉有点纳闷,我想,这些还要你嘱咐么?我是何许人也,礼节什么的难道还不懂吗?
到了家附近后他们说先打一个电话,第一感觉是确实很懂礼节的,后来又发现他们的房子是九曲回肠,转了几个弯才到,到家后,早有一男一女拿着开水递了过来,满腔的热情,当天晚上,睡得比较早。第二天也就是初四,朋友说带我去顺德好玩的地方转悠转悠,想想也好,反正她说已经把见面事情安排好了,而且我要赶到广州去也是初五,便开心地去他们出去了,她和和走到离家一段距离后,她说等下她的一个男同事,我纳闷,难道不相信我?想想,也无所谓了,后来就和她还有她的一个男同事溜达了一个上午,去了凤岭山,后来在那上面一直聊了近两个小时,天竟然下起了蒙蒙细雨,中午回去吃饭,三个菜,两个白萝卜,一个汤。吃饭的时候,很觉有意思,他们吃饭前都要唱歌,还在唱歌前加段自我推销的告白,吃饭时还要说故事,说笑话。饭后收拾碗筷,擦桌子地板。觉得他们都挺勤快的。
中午休息了几十分钟后,朋友和她同事又带我去了那个最大的超市和顺山峰。在顺山峰公园看到了雄伟的石头门,也敲了猪年福鼓。在公园转悠了几个小时,期间我不段地问起朋友学校的事情,她总说到时就知道了。我也跟她说了自己的安排,说明天(初五)上午面试完后,不吃中饭了,要赶快去广州,那边有事,也和同学说好了。她却说,到时再说。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想想,既然她是经理助理这些琐事肯定比我考虑更周全了。
第二天,吃罢早餐,我准备去修整胡须的时候,朋友说借我的手机用用,我给了她并告诉她拨号码后直接拨大IP键,打IP便宜些。当我从厕所刮胡须出来后,只看到她一个人在那里洗碗,我问她的其他同事到哪里去了,她说去上班了,我就问我手机怎么没有拿过来,我面试完后马上会去广州,怕等不了他们下班,误我事情啊。她说没事的,他们十点多就会回来。我也就没有忧虑了。
去见主任时,昨天和我们一起去玩的那个男同事也陪同。我说要不要带简历,他们说不用了,不过我还是带了去,我想见面试官还是带点东西去好,免得空口无凭。一路上,她同事不停地看我的简历不停地夸我怎么怎么厉害了。我到来都懒得回答他了。觉得他不真实,而且发现,他,从我来的那一天开始,和我在他房间里一直聊天,聊个不停,听得我都不耐烦了,今天又是这样,一路上上总是唧唧喳喳不停,出于礼貌才不时附和几句。朋友倒安静不少,只是一直不肯跟我聊起学校的基本情况,让我觉得莫名其妙。

八点多一点的样子,去了他们的主任家,桌椅已经摆好了,桌上放了两杯水,朋友相互介绍后,就是两个所谓的主任跟我讲解起工作来。当一个姓董的女主任流畅地跟我“背”出他们所谓的工作后,我心凉了半截,当那个姓李的男主任又给我侃起朋友真实想介绍给我的工作时,我纳闷的很,一点也不想听了,出于礼貌才规矩地坐着,但是我已经掩饰不了我心中的厌恶了,我不想他们这些费乱的工作介绍耽误了我去广州的计划。我便一直据理反击,他们也许意识到了,后来问起了我是否懂得直销,我说了解了一些,也问起了我是否懂得传销,我说也有些区分。他们又跟我聊起说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是一件很伟大的工作,说是土生土长的民族直销业。我也懒得反驳他们。因为我确实很急了。而且当我知道朋友真实意图是想给我介绍这样一份工作的时候,我的心像被什么绞着一样,十分难受!

我那么相信她,一直把她当成真真难得的朋友,当成十分纯洁的朋友,但是她却欺骗了我,让我来到了这样一个痴人梦想发财的地方!

两个多小时后,总算结束了工作介绍。
天竟然一直下起了大雨,我不能等雨停,因为我要赶时间,必须得去广州,我和同学已经说好了的,我不能失约于同学!于是冒着雨一路小跑回到了他们的家。他们都已经回来了,我便向他们要回我的手机和书,但是他们都不给。朋友也竟然不尊重我的计划和意见,他们都一个口号,说要我好好理解工作,并且说只要我理解了工作,五到七天后,选择与否全在于我,他们会尊重我的选择。但是我不愿意待了,因为我广州恰有事情要去办,我跟他们急,他们却理也不理睬我,把我的手机一直扣留着,说什么只要我了解了工作,手机到时会给我。
我非常气愤,也非常伤心,竟然那么相信她的一个朋友,竟然把我欺骗过来,而且现在也根本不理睬我的感受和选择。我也把话说得比较绝情的份上了。而且,发现那些曾经是多么热情的人,突然一下子都变得凶狠了,但是后来,马上又来了一个姓李的主任,是山东的,军人,参加过阅兵,参加过新疆暴力镇压,参加过与俄罗斯等的五国联合军事演习,音调比我的凶狠到哪里去了,我后来想想,反正再急也已经是赶不到广州了的,后来就心平气和地和他聊,他没辙。后来,他就又不停地给我讲解工作,我听着听着,真想睡觉。后来感觉时间过了很久了,不想竟然还是中午,吃过饭,那个一直陪着我逛超市的男子又像防范着我似的陪着我午休,后来也无所谓了,觉得,既然已经到了在这个地步了,也就顺其自然了,安心地睡觉。中午被叫起来,竟然大家关到另一个房子里看书,什么《做自己想做的人》、《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等等,我也坐在那矮矮的塑胶椅子上心猿意马地看着,半个小时左右后休息了下,我就又被朋友叫进房间,唯一不同的是,已经摆好了桌子,桌子上摆着两杯水,桌前放着一把沙发靠椅,后面放着两根塑胶板凳,我一看就知道,又要开始“介绍工作”了,真纳闷,在所谓的主任还没有进来的时候,我向朋友说起,即使让我了解一百天,我也不会入盟的,希望她能够帮我让我走,但是她却没有理睬我所说的,而且还一个劲地说只要我好好地了解,五到七天后就可以好好地离开的。我也就没有再在她身上抱任何希望,我知道,她已经陷入得很深了,想要她帮忙让我走,根本就不可能了的,如果她肯帮忙,那么她就不会骗我过来了!后来又是两个小时!
晚餐时,他们都一样地热情给我盛饭,给我夹菜,给我倒水,他们依然饭前推销自己唱歌活跃气氛,饭中依然说着幽默的故事好笑的笑话,我没有吭声,我在思考离开的计划,我不想待,这就是我最初的感觉!
晚饭后不久,大家又待在一个房间,与上午不同的是,前面有一把软靠椅,桌子上摆着一本书,并且那里有几张纸头,后面放着那些让我恐怖的塑胶椅子(实在是让屁股受煎熬啊!)原来是进行说话锻炼,每个人轮流上去,随便抽取一张纸头,根据纸头上的句子发挥,说五分种的话。他们每个人上去后,都侃侃而谈,这点还真让人服的,轮到我的时候,说实在的,我根本就不想配合,所以乱七八糟地说了几句空洞的口号话,被带家主任说了一顿。这个程序过后,晚上我以为没有事情了的,谁知道,我才坐下准备休息和思考对策的时候,又来了一个主任,他说和我聊聊天,我心里知道,他肯定是来进行工作说服了,我也礼貌性地对他笑笑,在他未说之前,我就表明了我的态度,并且把话说得很委婉了,他也知道我的想法了,但是还是要坚持给我介绍工作,又像其他主任一样,从奴隶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从鸦片战争到文化大革命到九八年传销风波等等,就像在说历史故事一样,侃侃而聊,两个多小时过去后,我们的谈话总算是结束了,长叹一声,得洗唰了,现在想离开的机会几乎是微乎其微,大厅里总有人在侯着,我身边总有人形影不离,得,我便只好想其它的对策了,幸亏随身带有圆珠笔,于是在洗手间的时候,用草纸写了求救的字条,想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找机会离开,但是一天的折腾,我身子一疲惫不堪了,一躺在床上还没有多久就睡觉了,第二天五点多就被叫起来了,大家又待在那个房间里,坐着看书,后来大家来齐后,开始站立着轮流读那本《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之羊皮卷》读后找人总结,我开始随着他们去,我想反正一下子也走不了,既然要了解了五到七天后才能做出选择,那么这几天就该干嘛就干嘛吧,这样我也轮流读着,也总结着。

早餐后,就是行业条例和制度学习时间,两个业务员在桌子前面的软靠椅上口若悬河川流不息地像放鞭炮一样爆炸着他们的所有人都会倒背如流的行业历史和制度和新酬方法等。听得我都厌烦了。
上午,下午,晚上又对我进行轮番轰炸,我耳朵也痛了,屁股也快要裂了似的!
这样连续三天后,又找来好几个主任一起到家里来,说是什么学习跟进,说白了又是用情感鼓动心志,用事例磨丢犹豫,用财富诱惑入盟等等,我也差点动心了,应该是真的动心了的,但是我知道我不会立即加盟,我有无法舍弃的学校事情,但是那些故事和事例着实让我想了许多的事情。当想到万一亲人有病需钱治疗而自己工作了一辈子却无法缴医药费手术费的时候,那种不言而预的滋味!
初八的下午,又把一个经理叫了过来,再加上那天到车站接我的主任和带家主任(姓张,是一个大公司东北三省的业务总代理,不要了公司的一万多块押金跑过来的),三人轮流给我们说着这个行业的故事。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放开了,可以在众人面前大胆地推销自己了,而且可以唱出不完整的歌曲了。我觉得,无论如何都得待了五到七天,那是他们行业的规矩,既然我不幸到了这里,那就入乡随俗了,无谓的反抗不如好好学学一些我以后在工作上用得上的东西。
晚上,又有别的家庭的家长什么的来跟我聊天,我理智地说了自己的想法。我从主观上客观上讲了自己的想法--一个意思--就是现在不可能加盟。
第二天,也就是初九,也就是了解工作的最后一天,早上早饭后,那个参加了联合演习的士兵李主任来带我去看什么海,好象是什么湾,关了快七天了,真的很想去外面走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个很厉害的主任来带我去外面走走,第一天的时候也是这个主任作为来我朋友所在家里的第一个主任给我讲工作,最后一天又是他,我想也许,他们出于安全(他们方面)的考虑吧。我便坦然地和他一路走一路聊,他一直没有和谈工作的事情,他讲了他在新疆当兵的故事,讲他参加联合演习的故事,讲发生在他们家乡的军人犯罪的故事,也和我讲了国家之间的策略方面的故事等等。罢了,是我自己主动跟他聊起工作的事情,我知道他和我聊天的目的就是想知道我的选择,我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讲了,他说只要看清楚了工作,选择与否全在于自己,回家跟带家主任说说就可以了。我也明白,七天之后,他们是不会再让我待下去了的。因为他们说了,选择在我,而且我在那里肯定会或多或少地耽误他们时间和妨碍他们发展其他的业务员。

中午,吃饭后,午休,下午,我知道应该是带家张主任和我聊工作了,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来的时候,问我为何笑得那么勉强,我说很少见到他。他又说,什么话也不用说了,这样,你住了六天每天20块,一共120块,你把住宿费用给清了,就收拾东西走人吧。我说行。给了他120块,就算是在外面来旅行住宿吧(虽然很艰难!)。他收了钱之后就去拿我的书,并且说手机到车站后给我,我用不着怀疑。我说行。走的时候,我说作为感谢我送两本书给这个家,《人性的弱点》《女性三养》。我知道虽然我被骗了,而且失约了我的朋友,也失信于一个学生,但是我来到这里确实学到了一些有益的习惯和做法,比如勤俭节约(每餐都是白萝卜条和萝卜汤,用煤球--比起煤气一块来说便宜了八毛),比如虚心好学(都天天看书天天背书天天演讲锻炼等),比如朴素惜粮(饭桌上地板上掉落了的饭菜都会毫不犹豫地捡起来吃掉),比如热情互助等等。

张主任送我到大良汽车站,我买了去省总站的票,在上车前十分钟,他把手机给了我,并要我检查一下卡,我没有去检查,我相信他们不会对我的手机怎样。
在候车的时候,我也没有和他说什么,我知道已经到这个程度上了,和他什么都是显得多余。沉没地等到要上车了,我站起来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回去好好干。我验票后上车的时候,回头,他还在那里,我用拿着票的手向他挥了挥手,他也挥了挥手后才走。

是的,我和这个行业没有了缘分,即使有缘分,我也不会安心地做的。但是对这群人,我却想应该记得。毕竟他们也教会了我许多值得深思的东西!
也许经历了就是一种财富,经历了就是一种资本!

但是对于工作,我始终很清醒。
其实听了第一次之后,我已经明白了他们是干什么的了,说白了,他们是在做变相的传销。与大家熟悉的拉人头传销不同,他们做的很隐蔽,一般都会被迷惑。他们说他们的工作有自己的制度和纪律,这也是实话,但是我们都看不到,他们说是口碑相传,难怪我在听了这个主任的工作介绍后,想拿下来他所做了解说记号的纸张(当时是想报警后有凭证)时,但是遭到了拒绝。他们说直销是21世纪的明星行业--这个我赞成--好象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给他们听的,后来他们竟然就用来说给我听。他们说他们的工作比起传统行业来,更容易成功和发财。这个我承认,因为他们是根据几何倍增原理算钱的,九个月就可以达到512个业务员之多,算算不难达到他们所说的两年累计180万。他们的工作有购销合一、产需直达、几何倍增三个特点,所谓购销合一就是他们所说的,花费3800元买到一件产品的时候,也买到了一份资格,说白了就是交3800元入盟费,至于有没有产品我不知道,他们说有,那就假设有好了,但是那个产品他们也说了,无论用不用得上,重要的不是产品是资格,可想而知了;产需直达就是和直销差不多了,就是说产品从工厂生产后,不经过中间那些烦琐的大小中间商批发商等等直接到达用户手中,减少中间费用,降低商品价格,客观上讲这个做法确实是逐渐潮流了做法,值得推广,但是在他们所谓的本土直销中,却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用户对产品没有选择权,据说上面的A级人与某个工厂联系就是哪个工厂的产品;几何倍增就是说每个入盟的业务员每月发展一名新业务员,新业务员又每月发展一名,依次下去,比如A发展了BCDE四名业务员,BCDE又各自发展了四名,这样到第四个月,A已经有十六名业务员,当到第九个月的时候,已经是2的9次方了,512名,发展的速度极其迅猛。他们所谓的工作还有四大构成元素,四大入盟条件(即本体系产品的使用者和爱用者、年满十八周岁、有一个合格介绍人、申购一份产品)等等。他们的收入分三部分即直接销售所得(每有一个新业务员就可以拿570元)、间接销售所得(每个可以拿190元)、销售补贴(只有A级业务员才能拿到)。他们分五个等级即EDCBA,当你刚入盟的时候,为前E级别,当你直接业务员(即被你叫来的人中入盟者)达到1--2个时,就为E级,当达到3--9个时,为D级,当达到10--64个时,为C级别,当达到65--392个时,为B级,达到393个及以上时,就达到了A级。当你达到A级别的时候,你就可以退出这个行业,去从事别的工作。分三个进阶方式,即E--C(当你的业务员发展到10名时可以即时自动转为C级别),C--B(当你有直接的两名业务员达到C级别和你的业务员达到65名时在次月一日级升),B--A(当你有四名直接业务员做到B级别和你的义务员发展到393名时隔月级升)。他们每个人的工作任务就是加强自己的说话演讲说服他人以及管理家庭的能力,从入盟起一直要不能回家,(一般两年左右),其中曾经听到有主任给我介绍工作时谈起他们体系中有一个主任在父亲去世了也没有回家,知道三天后才跟其他人说起等等。说的简单点,他们的工作就是管理人,就是锻炼自己的演讲说话能力。所以他们平时就做两件事情,即打电话给认识的朋友和待在家里看书锻炼。体系以家为单元,每个家有八到九名成员,其中一个带家主任(一般是C级别)一个家长(有一定业务能力的人吧,问有几个业务时他们都不肯说。)和六七个成员。每一个经理(B级别吧,)有不少个家庭,体系比较庞大。

确实很诱惑人的,不少的人都被迷惑进去了,而且做得心安理得!我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我问他们那些钱从哪里来?那个家庭里的业务员没有一个直接回答的,都避开不回答,或者就是根本没有想过!当然,我也没有去问那写主任级别极其以上的人,我也没那个必要。仔细想想就能清楚地知道这些前都是来自于自己的业务员,而且都是那个入盟费用3800元,只不过转了个弯,即其中45%给了工厂,55%返回给了五个级别的人(这中间有3%是直接作为销售补贴给A级别的,其他52%按照一定的比例分给EDCBA五个级别的人。)这实际上就是人数量凑得丰盛了财富。所以,要我从事一项确实可以发财的工作,但是钱是来自于自己通过欺骗手段骗来的朋友,我做不到。

但是,让我奇怪的是,这个行业里面,竟然作得那么神秘,而且大部分人都是来自北方(以山东河南河北居多),和军人,还有不少的大学生(名牌大学的也不泛少数),有辞职来干的,真是想发财想疯了,也不想想钱从何处来!而且,这样偷偷摸摸没有实际效果地去做,能够振兴本土直销业,能够解决滞货危机么???
我表示怀疑!

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很好地引导和管理!

(2007-03-02 )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1年10月29日12:07:3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1/10/29/111/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生活记事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橄榄树》 演唱:齐豫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 流浪 还有 还有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橄榄树 不要...
人才 生活记事

人才

一流的人才工作后工作 二流的人才工作后生活 三流的人才生活后工作   一流的人才收获工作 二流的人才收获生活 三流的人才收获人生   一流的人才被遗忘 二流的人才被歌颂 三流的人才被记忆     于2...
还年轻 生活记事

还年轻

1 车厢里放着陈百祥的老歌 那种熟悉的旋律让我悠悠的淡伤 无法入睡,尽管很累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无情的岁月已悄悄拿走了我的年轻力盛 连书生意气也不留 00后们都嘻笑着,看着随车租赁的电影机 这一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