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很难说

1
原计划明天上午有时间去师大一趟,
正当计划的好好的时候,
事情在早晨发生了变化,
高中部一个老师和我对换了接送安排的地点。
临时变更,
只有今天中午有时间,
于是调了课就匆忙往外赶。
 
2
乘坐的152路,
速度还不错,
选了最后排剩下的位置坐下 。
发现周围坐的都是大学生,
手上拿着玉米棒,
嘴里嚼着板栗,
有说有笑,
那种生活真的是闲情惬意。
“请问到师大大概要多久?在11点30分钟之前赶得到吗?”
因为担心时间
问了一下他们,估计他们对这趟车会很熟。
“现在几点?”果然如此,他们问我。
“10点20分。”我看了一下手机。
“赶得到,这车到那里大概50分钟的样子。”他们很乐意助人。
“谢谢。”我真诚地表示了感谢。
“对了请问师大计算机与信息科学院在哪个站下?”我确实不清楚师大的那些地方,已经有些年没有去了。
“你到时在我们下车的后一站下就可以了。我们在湖大下。”其中的两个mm很热情,那个玉米棒吃了一半的女学生回答我说。
“哦,非常感谢。”我想曾经我也这样热心过。“对了,你们是湖大的学生?”有些好奇。
“不是的。”他们回个头来说,“我们在这边读书。湖大那边今天有一个日本文化节活动,我们去看。”
“日本文化节?”我好奇心更大了,“你们学的外语是日语?”
“没有,我学的专业就是日语,第一外语是英语。”其中一个高个子,上嘴唇右上有一颗黑痣的女学生回头说。
“哦。”我向来就是羡慕那些外语说的好的人。
然后,他们再继续有说有笑,我就继续听着收音机,看着窗外,淡淡的阳光漏出一层层暖暖的彩光,温馨,惬意。
 
3
打了两个电话发了一条短信
一个祝福朋友喜得贵子后的温馨幸福
一个告诉朋友先去遵义后去重庆的行程
一个是告诉朋友别忘记吃早餐
 
4
终于在11点10分到了师大
我快步向前
却连走错了两个地方
原来本来的目的地不是在那里
后一个大学老师带着我边聊边走了几分钟
当我最终在11点30分钟赶到的时候
却早已下班
下午我还要上班
近两个小时的路程
让我已经有点急了
是不能等了
机会又一次错失
失望地离开
莫不是老天故意让我有点挫折感?
我抬头看看天
突然发现
太阳依旧暖暖得照着大地
这个冬天的太阳格外的诱人
打了一个电话告诉老同学
这个计划有点迟缓
老同学笑了,他想不懂我为什么非得这样
我能说的什么呢?
这么些年,心一直不满足
东奔西跑
难道我仅仅是为了玩?
其实哪次又是为了玩而玩呢?
以前常在社会边沿行走
而今终于真正踏入社会
但还是改不了曾经的边沿思想
我还是一个“书生意气”的人
尽管已经单薄了不少
却依旧
占据着一个角落
不时地冲击着我的每一次思想
 
5
站在体育馆门口的我
看着密密麻麻的车牌路线图
那一瞬间
侯家塘南
一个非常熟悉的地名跃入
眼中
我拨通了熟悉的电话
却最终不忍心去打搅
而悄悄
说了句“好的,再见。”
 
6
乘坐着202路
几乎都是大学生
那种年轻的气息
时时冲击
着我
年轻真好
读书年代
真好
 
7
到了杆子园
下了车
换成了124路
一个头发从中间竖立,发型酷呆了的小伙子开车
车速很快
或许他赶着吃中餐
或许他想卖弄一下他得车技
可是
往往事与愿违
在快到东塘的时候
一个急刹车
把坐在后排的一个上了年纪的奶奶
甩出座位
让她得身子沿着车箱皮搓了好一段距离
一直搓到中门
那个时候
车上的任何一个人已经顾不及自己的被撞的痛
迅速站立起来
我也站立了起来
赶紧去扶起老奶奶
结果
老奶奶的左腿膝盖下面搓出了一条裂开了的伤痕
正滴着血
裤子也烂了
右手小指指甲搓出了血
家人很急
也很凶
——是的人人都知道这是伤心的事情
换成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会情绪激动
在不停地说那个司机的不是
司机答应带去医院检查治疗
后来奶奶的家人还在说的时候
司机也来脾气了
——年轻人,对于啰嗦的话总有点反感的
这让人理解
后来争执的时候
我又插嘴了
并且说:“先不要激动了,司机已经答应了去治疗,他也不是故意的,毕竟他还在开车,等车停了之后再细说。”
家人,听了之后,语气缓和了一些,但是还有点担忧,“等会,他车一停,人就走了怎么办?”
“那不会呢,他已经答应了,那我想应该可以放心的。等下他会直接去医院的。”
半路上,司机,叫我们都下了车,他搭着受伤的老奶奶和她的家人去了医院。
要我们换乘。
我拿着票
又换成了一辆
到了雨花亭北
又下了车
然后再乘7路
 
8
当搭着的士到校门口的时候
已经将近两点
 
 
9
20点20分
上课
连续两节
 
 
10
下午
忙完了作业布置
写着试卷分析
 
11
突然发现
这一天是最风风火火的
 
 
12
散着步
听着收音机
突然发现
我走得越来越快
然而
突然想
我的人生步伐是不是慢了呢?
 
 
13
朋友在电话中说
都快三十了,还什么00后
是呀
我总以为还是二十出头
却不曾想到
时间从来就是不等人的
岁月总是在无情地剥削着我们的人生
我们却在人生路上左顾右盼
 
人生
这路还远
时间
却也在渐渐离去
我们
又该留下一个什么记号呢?
 
 
2011年11月13日夜于
长沙寓所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1年11月22日15:43:4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1/11/22/551/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