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幸福吗?”——我笑了笑

          “你幸福吗?”最近似乎很流行,先是央视大量报道,后又现火暴校园版,甚至还出现了怪异美国版。如果气量小一点,每次看到这样的新闻常常会被气死或者被憋疯——作为一个毫无关联的人贸然问路人甲或路人乙幸不幸福,不觉得好笑吗?何谓幸福?就算最精明的哲人面对突兀的提问或者也难以瞬间做出真实内心的回答。一个幸福的问题如果能简单到瞬间给出答案,那么这个社会将会少去许多的尔虞我诈,将会变得异常的和谐。能够参透幸福感的人绝非一般性的欲望膨胀之人。

          所谓的回答,其实更多的是回答了即时性的心理感受,也就是回答了的应该是“你快乐吗?”而且所有的问题都是基于当前的心态而定的,心态好自然感觉开心,心态不好,自然感觉不开心,就如同那些帮老师卖东西有盒饭吃的学生回答的一样,或者像那个因为手机安装了一个浏览器而得到赠送的礼品一样,所有的回答都是基于当前状态下的收获,这是一种瞬间的快乐与否的感觉,与幸福无关。至于那些雷人雷语却更显内心幸福本色——自己的幸福与否与路人何干——提这样问题的人本身就是一种概念模糊不清的作秀者——用视频中的原话说,就是脑残。而对于那些所谓的歌功颂德的“幸福”,其实更多的是些冠冕堂皇,甚至尤为的是一种赤裸裸的“伪君子”形象——当然他们也是被迫无奈,这毕竟是视频,是录像,所言的表达,实在是为了让听者尤其是掌控了这些言者命运的人觉得好过一些。最后那个先是用方言叫骂的学子,后来得知幸亏没听懂,再用普通话回答的时候,所言已经截然不同,甚至背道而驰。虚伪的回答可见一斑。对于这些被采访的对象,我内心深处颇为同情,有些时候,感觉他们的回答显得那样的具有讽刺意味。
这就是我们的新闻,这就是只有我们的新闻才能提出来的问题,“假、大、空”——喜欢一些虚无缥缈的作秀——说的好听一点——他们也是为了迎合某些所谓的潮流,自作聪明——其实我们都是做惯了奴隶的人,缺乏根本性的自我思索和评判。这些所谓的提问,岂不就更好地说明了我们常常学会了意淫——即使空洞乏味,甚至遭人唾弃,却依然还在那里沾沾自喜,因为别无选择,唯有歌功颂德才是最保险的买卖。想起今天的一个报道说某访率十年里最低,果真如此吗?某些年以来,d动s摇,经j下滑,两极分化,闹剧激增,矛盾激发,财富抱团,bx遭殃,口号颇多,却尽显某人的救火队员形象,允诺不曾兑现,就如同刚上位的时候承诺教师的工资要翻番,梦想却已经变得遥遥无期,罢了,十分渴望流芳百世,随即,四处讲演,却收效甚微,命中早已注定了,史书只会轻描淡写,就像万千人群中的一个,在历史的长河中终究会蓦然退去,不再被怀念,不再被想念,注定孤独,注定消亡。可怕的是,蚂蚁却想当大象教练,须不知蚍蜉撼树谈何易!

          回头看我们的视野,所见所闻所感,无不昭显出这个社会的盈余与富丽堂皇——我们看到的都是无瑕的畅快淋漓的美好的报道,银屏上下,不论电视、电影还是广告,到处充斥的是秀丽山河的胜地、高贵典雅的悠闲自在、王子公主的浪漫、风光潇洒的倜傥、尽善尽美的生活享受、、、、、、须不知,这所有的“美好”——全都是艺术加工后的所谓的美好,而这些诱惑却恰恰加剧了社会的矛盾,让人心的欲望变得异常的稀奇与不可理喻。人人都有比较——要么与他人比,要么与自己的过去比——然后,在比较中得到快乐或者不快乐——人人都有渴望,人人都有期盼,人人对高贵典雅富丽堂皇都颇为向往,渴求所见到的那种悠闲醉雅的生活,结果是人人都患上了某种程度上的失落或得意、自卑或骄傲、甚至怀揣极端以致于死去或重生。然而,真实的,却应该懂得,追求本源,不加修饰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如果从什么时候开始,照相不用化妆,拍摄不用点装,视察不用备轿,上f不用命丧,还原真实的生活,还原质朴的大千世界,那么我们的生活终将会趋于平静恬淡,内心便会更加坚定,从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享受每一分每一秒;人人就会更加学会思索自己的内心,就像远古时代,商业往来童叟无欺,交流谈吐真挚诚恳,就连通讯的闭塞,却也行路开心快乐,依然享受着太平的盛世——绝不是技术的太平盛世——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的太平盛世!
“你幸福吗?”如果记者带着这样的问题问我,我一时半会还真不好回答,或者我根本不会作答,装聋卖哑,比划比划,甚至怒目而斥,算是最彻底的告白,幸福的指数要有基石;如果问我是否开心,或许,会更感觉亲切,某种意义上,觉得实在,就像此刻的我,某种程度上是开心的——尽管睡眼朦胧,却依然内心流畅,笼罩的压力已经逐渐转化成了一行行文字,内心依旧思索万千——大脑里却也不时地试图勾画出若干年后的我的生活的情景——可是,什么是我想要的生活?——如果,某个时候,我自豪地说,为梦想疯狂后,生活已如愿以偿——从而,我,或许,可以回答“我是否幸福”这样“高深”的问题。
“幸不幸福”——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命题,其中蕴涵着太多的生命真谛,在乎经历,在乎内心——我却只能由之而感,管他呢,幸福就是毛毛细雨,润物常常无声。

2012年10月25日夜
偶感速记于深圳龙岗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3年1月17日22:02:0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3/01/17/753/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