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冬日里的一抹微笑(14)推门听课何时成为了一件难事?


“哎呀,不得了了,听一个课都要求人。”办公室A老师推门进来的第一句话就开始抱怨。

“怎么了?”办公室的C老师起身去倒热水的时候,问A。

“本来准备去听两节推门课的,结果还没有开口就被严词拒绝了。”A无奈地摇了摇头。

原来,A老师在教学中遇到了两个问题,想去看看其他老师课堂中怎么处理的,之所以没有提前说是想看看真实的处理方式。结果课间走过去跟两位老师说的时候,都回绝了,说没有准备,要他改天。

深有体会。其实所谓的改天基本就等于说,不要来听我的课,我不大欢迎被推门听课。

对于A的遭遇,我深有体会,曾经为了课堂研究,需要随机听一些课作为素材,结果当课间跟同事说去听课的时候,均被婉言拒绝,要么说讲评练习,要么说讲评试卷,要么说不打算上课有事情要处理,哪怕我跟他们解释说我不关心课堂内容,也不会关注上的怎么样,更不是行政命令去听课,纯粹是为了课堂研究,可是,还是被他们拒绝,有些老师甚至很不高兴,对于,他们的理由和心情,我都能理解。甚至,他们出现这样的心态,很多时候其实是学校领导们一手造成的。随心所欲推门听课,往往只有校领导才有这个好处,他们想什么时候听课就会随机走过去听课,如果他们在推门听课后不是聚焦教学本身,而是聚焦学校管理层面,那就会多了许多的指责,被听课的老师心里只会越来越抗拒推门听课。也正因为如此,我推门听课这一做法也只能搁浅。很多推门听课都成为了泡影,以致于只好选择跨学科的公开课听。因为在大家的心目中,被要求必须上的公开课是经过准备的,可以对外公开,能被听。

是的。目前基础教育中,存在太多的被公开的课。

因为评职称的时候要求必须上过公开课甚至是区域性的公开课,所以不得不争取上。

因为评优评先的时候要求必须上过公开课甚至是区域性的公开课,所以不得不争取上。

因为提拔的时候要求必须上过公开课甚至是区域性的公开课,所以不得不争取上。

因为对外展示能力的时候要求必须上过公开课甚至是区域性的公开课,所以不得不争取上。

因为教学评奖的时候要求必须上过公开课甚至是区域性的公开课,所以不得不争取上。

凡此种种,归于一句话:因为被需要所以才上公开课。

而并不是因为内心需要所以才上公开课。

大多是被动上公开课。

而且,所有的公开课都经过了数轮的打磨,一次又一次地上,一遍又一遍地揣摩修改,最后“公开”给了所有来听课的人看。所以,公开课其实早已成为了一种“展示”课、一种“表演”课,老师不是那个真实的老师,学生不是那群真实的学生,夸张的动作、豪迈的言语、婀娜的表演一次次“惊呆”了听课的“吃瓜”群众们。

我们为师的心态早已变异,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都害怕给别人留下不良的印象,都想像“耍”猴子一样“耍”着一群青少年儿童“玩”。然后,公开课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题海战术的继续题海战术,罚抄的继续罚抄,用尽了一切手段,只为提高那公开课所耽误的教学进度。公开课仅仅只是公开表演了而已,得到了一张公开课证明。

所以,对于很多学校的很多老师而言,推门听课,其实早已成为了一种摆设。让人觉得十分遥远。

也许是时代进步太快,将大家都逼得异常紧张。

想起自己,刚当老师那会,内心时常充满着期盼,而且期盼着他们随时来听我的常态课,因为我知道,只有在常态课中的自己才是真实的自己,才是教学问题最多的时候时候,如果常态课中被经验丰富的老师们听课,就可以发现自己课堂教学中的不知,自我的提升才能更加快速。也许是想走“捷径”的思想深深影响了我,我不害怕常态课展现给大家听,甚至到后来,区域性的公开课的时候,我也是备课拿了班级直接就上,把自己课堂最原生态的模样展现给大家听,不害怕大家发现课堂中的问题,因为我始终如一地喜欢:不伪装的课堂。

 

我带的每一届学生都给他们定义了一个最基本的观念:做真实的自己。要教学生做真实自己,老师首先放下身段和姿态,用平和的心态迎接最真实的那个自己,拥抱最真诚的课堂,让公开课如同常态课一样不伪装,让常态课如同公开课一样认真对待。这或许才是教育生态正常发展的起点。

我多么期盼这些不愿意被推门听课的老师,能够甩掉包袱,用开放的心态欢迎推门听课的同事,用平常心态迎接听常态课的老师。因为大家只是为了教学交流而已,仅此而已。

惟有开放,才能进步。

算是共勉。

2018年11月11日星期日

于深圳阳台


 


更多信息欢迎扫码关注公众号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11月11日18:08: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8/11/11/9796/
请还课堂一片宁静|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⑫ 工作随笔

请还课堂一片宁静|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⑫

技术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惯,也在改变着教育的本来面貌,教育生态在技术的蜂拥而至后变得越发异常“青春抖擞”。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现在下结论,恐怕为时过早。——题记 得闲偶看新闻,被凤凰网上的一个黑色标题...
什么是我们值得提倡的?|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⑪ 工作随笔

什么是我们值得提倡的?|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⑪

今天,算是一个特例,我主动为一次集体活动点赞。 年底将至的时候,会有很多活动,而且每一个活动都陆陆续续接近尾声,一次次的喧嚣“激情”之后,总会有一篇又一篇的“美篇”涌现,让每一次的浪潮在校内外“躁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