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会·聊天室(7)谈减负②

1.

我一直认为,“减负”从来都不应该仅仅是学校和老师们的事情,家长们也应该“行动”起来,首先要给自己“减负”,只有家长们舍得给自己“松绑”,孩子们的“减负”才最有希望。

对于家长们心理和行为上的减压那是他们该面对的事情,但今天,我却想换一个立场,站在家长的角度来看一看他们所面对的“额外”“负担”——这些“负担”主要来自于学校和老师。下面略举三个方面的例子稍加分析,以示态度。

镜头一:“家长作业”

这个话题,已经烂了,但是还没有腐。所谓烂了,是指对于这个话题,无论是国家媒体还是自媒体,都讨论过,态度均比较鲜明,大概率地持反对意见,目前来看,家长作业这个事情已有所收敛。但是,还没有腐,指的是,很多作业虽然没有让家长做了,但是依然存在不少变相让家长参与作业的事情,诸如对答案、批阅对和错、超出孩子能力范围的“亲子作业”等,当然还有些所谓的“名校”依然“顶风作案”,家长仍旧每天忙着完成孩子的各类“作业”。对于“家长作业”包括后者这种发生于少数老师施加的行为,我态度依然明确,从不含糊,我极力反对任何形式的、变相的家长作业。

何谓“作业”?《现代汉语词典》里面讲的清清楚楚:“教师给学生布置的功课;部队给士兵布置的训练性的军事活动;生产单位给工人或工作人员布置的生产活动。”从作业的定义可以清楚地知道,对象是学生。某些老师为什么要将“对象”转移到“家长”呢?只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某些老师对“作业”的认知存在很大问题。要么不知道为什么要布置作业,要么不知道布置的作业想要得到什么结果。让家长参与“改阅作业”或者“对答案”,都是教师渎职。 有些幼儿园和小学生被布置了超出孩子能力范围的“手抄报作业”,也显示出老师的“无知”,小孩连什么叫“手抄报”都不懂,就做类似的课后作业,这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有些学校和老师甚至还将类似的“假期”“作业”张榜公布,进行表彰,表彰谁?表彰家长还是表彰小孩或者还是表彰“听话”的“老师”?作业本质上来说,只是一个巩固旧知启发新知的手段而已,仅此而已,何必赋予太多的意义呢?布置作业不是为了检查本身,更不是为了得到某个可以张榜表扬的结果!某些管理者和老师对作业功能的无知,让家长“有苦难言”,身为老师,对教育初心和作业功能的麻木以及将作业转嫁给“家长”真让人诟病。 其实,某种意义上说,作业做与缺,作业好与坏,作业对和错,跟家长没有直接的关联,这本就应该是教师跟学生之间的互动行为,是师生双方的责任,对于家长而言,他们在意的是小孩的行为表现过程和结果,而不是作业本身。教师有责任将行为过程和结果反馈给家长,家长有责任对小孩的行为施加管教。“管教”和“作业”是两码事,教师理应清楚,不能有失本分。同理,在“学习”和“吃穿”这两件事情上,“学习”就应该是师生应尽的责任,而“吃穿”更多的体现在家长的责任。责任重于泰山, 各司其职方显和谐。 学生尽职尽责完成学习成长有关的事情,教师尽职尽责完成教书育人有关的事情,家长尽职尽责提供孩子学习后勤保障上的事情。各司其职,世界才更美好。

镜头二:“家长问题”

不少老师喜欢借用李玫瑾教授的话说:“所有孩子的问题都是父母的问题。”其实人家的原话是说“孩子的心理问题,大多源自于父母的抚养方式。”心理问题跟早期成长经历有很大的关系,这是科学事实,孩子的问题并不一定都是心理问题,自然也不一定都跟父母有关。用环境决定论来说的话,孩子的成长样态都是环境作用的结果。身为现代社会的老师,理应站在客观的角度来看待孩子的成长问题,孩子的成长自然是一个综合影响的结果,既有家庭因素,也有社会因素,更有学校因素。缺少了任何一方的影响,孩子的成长都不完美。

个别老师喜欢用这句话来作为面对“问题”学生的时候的一个“托词”,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显示出了他们内心深处的一种“无力感”。这种做法暂且称之为“甩锅”——也不想称之为“推卸责任”,毕竟,本意还是想解决问题,只是言语和行为上想找一些“退路”和“台阶”。在这里不对这些言语和行为做道德评判,任何人都有可能出现这种“托词”的“言行”,并不可羞,理当得到理解。

同样的一句“教育不是万能的”话出在教育者之口频率极高。确实,从家长的角度来看,他们也并没有期待过或者过分主张过“教育是万能”。他们更不会一味地将孩子的问题“甩锅”给老师说,这是老师或者学校的“责任”,他们对待孩子教育问题,向来都是“言听计从”“极力配合”的。​所以,身为教师,自己不要给自己设定诸如“教育万能”这样的说辞,教育的确不是万能的,这是事实,是事实就应该坦然面对,既然教育孩子不是教师一方的努力就够的,势必要连同家庭和社会的共同参与。

所以,理性而又客观地看这个问题,面对“问题”学生的时候,真不能简单地“甩锅”给“父母”。

要知道,“问题”学生之所以称之为“问题”学生,正是因为他们相比较“普通”学生而言, “言行”上存在一定的“差异性”或者“落后性” ,需要及时得到有效纠正。一般情况下,作为受过正规教育学、心理学教育的教师而言,要比普通家长更懂得“孩子的心理”,也更能运用教育学、心理学的有关知识和方式方法来帮助孩子纠正“不良”言行。如果遇到问题,就“甩锅”给 “不知所措”的 父母,甚至简单粗暴地动不动就“叫父母来学校”或者“打电话给家长”甚至“让父母把孩子带回家反省”,这些处理方式都值得商榷。遇到孩子“问题”的时候,家长并不是不要参与管教,相反,更应该积极参与管教,只不过,作为教师,应该和家长一起讨论,并且制定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措施,让家校双方明确到底各自要做些什么,做到什么程度, 行动路径是什么, 同时这个措施也应该包括对学生的言行要求,让学生明白家校双方是在帮助其成长,而不是在责怪其已经发生了的“所犯的错误”,让其看到未来的“希望”,而不是过去的“后悔”。然后在每一个时间节点上,三方衡量各自行为的关键点,看结果。这样,才应该是遇到“问题”学生的时候,解决“问题”的正确开启方式。

真心希望,所有的老师,在遇到“问题”学生的时候,都不是简单地再说“这一切都是家长的问题”,而主动换成“要和家长一起想个法子帮助孩子解决这个问题”。

镜头三:“家长劳动”

这里要说的是“学校邀请”或者“学校变相邀请”家长来学校参与的常态化的“义务劳动”现象。从网上查阅,发现表现比较突出的如“家长出黑板报”、“教室清洁和布置”、“家长监考”、“家长改卷”、“义务值勤”等。

当我在网上看到报道诸如厦门和云南的一些学校以“家长义务劳动”为荣,将让家长参与各类劳动作为学校家校教育的成果来进行展示的时候,我倍感“可悲”,在我看来,这恰恰说明了我们的教育是有问题的。

参与的“出黑板报”、“教室清洁”类的劳动往往是低年段的家长。从教师或者学校的角度或许可以理解,孩子毕竟太小了,很多事情根本没办法完成,或者说没办法完成好。其实,真的是这样吗?我看未必。

我们首先要弄明白,为什么要“出黑板报或墙报”?为什么要“教室清洁”?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是至少占比比较大的一部分原因是“迎接各类检查”。对于很多学校而言,出黑板报或者教室清洁不是从教育孩子劳动教育的角度出发,不是从让孩子感受到只有通过劳动才能创造美的角度出发, 更不是从责任心培养的角度出发, 而是一切的行为都是为了应付检查,或者说迎接检查,当然,最终结果都指向于横向评比。而,我们又有或多或少还残留着一些“运动化”的“传统”,任何事情但凡启动,都是“集团化”行动,正因为这样,主题同质化现象,大扫除集中化现象比较普遍,时间紧、任务重,导致很多娃娃们的班主任根本无法短时间内完成各类任务,为了检查而忙碌,使出浑身解数,最后只好搬出孩子们的爹妈来救场, 当然,也有用安全作为借口的,不赶不急有条不紊有步骤实施怎会出现那么多安全?安全的发生更多是事先未曾周密计划导致的,不能用一些光鲜的看起来正确的词语来作为一切“不合理”行为的挡箭牌。​ 所以,最后,学校的“劳动教育”和“创造美的教育”,甚至“责任心教育”从娃娃们开始,已经淡化,相反,“依赖教育”、“运动化教育”、“面子教育”等却在孩子弱小的心灵里摁下了烙印。 所以,后来在大人们身上展现无遗的“不良”现象和社会化问题,诸如每一次迎接领导检查工作的时候,都要大动干戈,将“面子”工程做足, 是不是可以追本溯源到幼儿园、一二年级的微不足道的教育影响中?当然,这是后话了。

其实,如果所有的学校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秉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和精神,秉着对孩子成长负责,而不是对上级负责,注重教育的过程和细节,对于类似于出黑板报、清洁卫生这样的事情,可以给班级更多的自由和时间,不简单看结果,而是看孩子参与的人数,看孩子和老师共同合作的频次等,甚至一天做不完,给两天,两天做不完,给一周,一周不行,给两周,两周或者一个月又有什么关系呢?孩子之间是有差别的,教育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变化是需要时间的,教育求真,何谓求真,片面看来,首先就得尊重“真实的规律”。所有的老师用“做教育”的态度培养孩子,而不是为了脸色“做教育”。只有这样,“求真务实”才不至于仅仅挂在墙上作为某些学校的校训,而应该成为每一个老师心中的“秤”。也正因为如此,《56号教室的奇迹》只可能发生在美国教室,几乎不大可能出现在我们的教室。

而对于“家长监考”、“家长改卷”、“义务值勤”之类的,如果是偶尔的体验,倒也无所谓,权当职业交流,让家长们体会老师们的不容易,若成为常态,则值得讨论了。这一类问题属于同一个性质。庄子的《逍遥游》中,尧在让位给舜之前,曾想让位于许由,被许由拒绝了,其中许由说了一段话,成为了成语“越俎代庖”的典故。意思是说,“主祭的人跨过礼器去代替厨师办席。”比喻“超出自己业务范围去处理别人所管的事。”引申为“放下自己分内的职责去帮助其他人做事”。将心比心,从家长的角度来讲,类似的这些“义务劳动”真不应成为常态,从学校和教师的角度出发,也不应该让家长“义务劳动”常态化。

自然界之所以美好存在,正是因为生物所处环境形成了一个生态系统,各类生物在自然界扮演着各自的角色。社会又何尝不是?人类社会也是一个矛盾统一体,人与人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又因外在环境和自身条件的不同,导致所处的岗位也不一样,不同的岗位因为不同的需要而存在,每个人只有各司其职,这个社会才会和谐前进。对于教育这个子系统而言,管理者做好管理者该做的事情,教育者做好教育者该做的事情,学习者做好学习者该做的事情,服务者做好服务者该做的事情,家长做好家长该做的事情,这才能协同前进。

2.

抽取三个比较常见的现象,站在家长的角度看,用自我的一些观点进行分析,并非自我标榜,也绝非因此用道德去评判谁,而只是想在某些方面可以引发一些思考。毕竟,转换角色,身为“老师”的“我们”,其实也是“孩子”老师眼中的“父母”,由己及人,“老师”是最能体谅“父母”的。只有这样,我们才不至于,遇到问题就抱怨说现在的孩子怎么越来越难教了。 如果偏激一点说,现在的教育不是孩子越来越难教了,而或许是“我们”越来越“懒”、越来越“装”了,“懒”于“言”,更“懒”于“行”,但是乐于“秀”,失于“真”——但是,这些又岂是老师们愿意而为之的?究根追底,还是某些上级管理部门的责任,能不能“真”,能不能“减”,关键在“引”而不在“管”,这或许也是教育“减负”不成的一个因由吧,身为教师,我倍感羞耻。

所以,“减负”,我们首先应该让部分家长从学校的琐事中解放出来,让他们和学校真正协作处理一些类似于学生“减负”之类的“真”“问题”,而不是承担一些体现出“压力”或“负担”的自以为是的“家校互动”式的“服务”。

2019年11月12日

深夜于深圳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11月13日00:25:1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9/11/13/11592/
请还课堂一片宁静|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⑫ 工作随笔

请还课堂一片宁静|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⑫

技术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惯,也在改变着教育的本来面貌,教育生态在技术的蜂拥而至后变得越发异常“青春抖擞”。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现在下结论,恐怕为时过早。——题记 得闲偶看新闻,被凤凰网上的一个黑色标题...
什么是我们值得提倡的?|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⑪ 工作随笔

什么是我们值得提倡的?|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⑪

今天,算是一个特例,我主动为一次集体活动点赞。 年底将至的时候,会有很多活动,而且每一个活动都陆陆续续接近尾声,一次次的喧嚣“激情”之后,总会有一篇又一篇的“美篇”涌现,让每一次的浪潮在校内外“躁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