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有故事的“老白”与“老麻”|守望一缕冬的念(4)


这个下午,我正在写《为师之道③》,但总觉得我已被有些人和事所影响,内心丧失了平静,缺乏了客观与冷静,只好作罢。

翻看过往的博客,被自己2014年11月的一篇博客击中了内心,再次分享出来,纪念有故事的“老白”和“老麻”,但愿动物的世界里也多一些安宁。

——题记

2014年11月7日,母亲打电话跟我说,家中的“老白”走了。

“老白”是我们家喂养的一条狗,全身白毛,我们习惯称她“老白”。

在我心中,我始终不曾将其当做一条狗,一直认为她就是我们家中的一份子。

听母亲说,“老白”白天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外婆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

“老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

我心中顿觉一惊。

一种痛惜之情瞬间涌上心头。

眼里竟然含着泪。

△ 这是“老麻”,拍于2009年春节的某个晚上。

母亲后来的语气显然很气愤,她说,后来打听到,原来“老白”是被村里一些男人们趁外婆不在家时候,追着打死了,已经炖着吃了。

与我猜想的一样,一直不愿意承认。

我心中还是咯噔了一下。

痛,真的很痛!

我沉默了很久。

母亲担心地直问我怎么回事。

我只好挂了母亲的电话,一个人看着窗外,沉默了许久,许久。

一直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老白”,就像当年的“老麻”一样,再次没有逃脱被棒杀的命运。

被一群只想着吃“狗肉”的无情的“刽子手”们猎杀了。

“老白”之前,我们喂养过“老麻”,“老麻”全身棕色。

“老麻”在的时候,时常跟着父亲上山下地,有一次,“老麻”陪着父亲去田里干活,父亲不小心摔了一跤,父亲腿脚不方便,没有及时起身,这时的“老麻”看起来非常着急,绕着父亲不断地边走边嗷叫,一直叫到父亲爬起来,才摇着尾巴停止了叫声。

“老白”在的时候,时常陪伴在外婆左右。我们常年在外,“老白”就是外婆最好的伙伴。我还记得,我离家外出工作那天,“老白”硬是摇着尾巴跟着我走了好几里路,直到我乘上了汽车的时候,“老白”才回去,看着“老白”远去的背影,我那时竟然也忍不住落泪。

我对待“老白”和“老麻”,就像对待我最好的朋友和伙伴,就连每次吃饭,总会挑选出碗里最好的菜和肉给他们吃。甚至常常让他们吃的比我自己都要好,以致家人常常说我,爱他们胜过爱我自己!

其实,我只是觉得他们应该要被好好呵护。

“老麻”是2010年的冬天的某个白天外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白”是在2014年的冬天的某个白天外出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在这个和谐的社会里,并没有和谐地享受着应有蓝天和宁静,尤其在农村这片青山绿水,充满乡野气息的天地里,他们到底还是低人一等,他们到底还是可以被“肆虐”剥夺生的权利!他们遭受了内心布满了凶残的邪念的人类之手!而这些人类时常将他们称之为人类最忠诚的朋友。——“老白”、“老麻”们估计是无法猜透,人类为什么要称他们为人类最忠诚的朋友。

△这是“老白”,拍于2013年春节和2014年8月

狗肉好吃吗?吃了狗肉心真的安吗?

我不知道。

我无意于此评价人类吃或不吃狗肉的道德水准,更不想标榜自己从不吃狗肉,我只是算是启发思考,人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动物?高等动物?因为,在人类看来,似乎什么都能吃,什么都敢吃。

对于,这些疑惑,我时常觉得很难琢磨。

当然,终究也不需要去琢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值取向和喜好。每个人努力将自己做好,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对我而言,我很庆幸,从小到大,至今为止(至少是明事以来),从未吃过狗肉的。自从有一次看到活鸡被杀的现场后,好长一段时间以来,都不忍心吃鸡肉。

一直以为对于有灵性的动物,终究平等对待为好。

毕竟,这个年代,早已不是缺衣少食的年代了。

能够避免的,尽量避免,心存一善胜造七级浮屠。

真的,很难想象。

当他们猎杀“老麻”、“老白”的时候,内心难道就没有一丝的恐惧甚至后悔?

也许,那个时候,“老麻”还以为慈善的吆喝是对其最大的关爱,用满是信任的摇尾微笑着、致意着某个和善的人,却,万万没想到,等待的,是那嘲讽和讥笑的噩耗击打,只怕是脑浆迸裂吧!

而温顺的“老白”只怕是至死都不曾明白,号称他们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的人类,最终为了满足人类自己的私欲,活生生的把他们猎杀!这是何等的可恶!

他们几年的陪伴,原以为可以陪伴我们走的更远,却,没想到,他们还是逃脱不了被捕杀的命运!

而今,只剩下了,他们的一些故事,一些让我时常想起来,不禁扼腕叹息的故事。

但愿,在他们另外的一个世界里,多一些安宁,少一些骚扰,多一些真情实意,少一些虚情假意。

2014年11月8日夜

于深圳办公室

2019年11月28日昼

修改于深圳办公室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11月28日16:51:5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9/11/28/11825/
尖叫的魂灵 · 故乡的田野(二首) 冰点兵说

尖叫的魂灵 · 故乡的田野(二首)

世界第一等·刘德华 (一)尖叫的魂灵 2007年8月8日 想开始 看见灯光躲在生命的隧道里等 黑夜里密林的雨枪弹 一样的痛穿过了那脊梁你我的 希望 红色的泪水 淹没在乳汁的白色里滴...
关于大学教育与传统文化传承的一二三点想法 冰点兵说

关于大学教育与传统文化传承的一二三点想法

今与在大学从事文化研究的朋友闲聊,其好友刚参加完两会,均在讨论怎么发扬和推广传统文化之事,闲聊一二,得知概略。 如吾辈草民,自知不堪入流,偶得心得亦属自娱自乐,站不高定视不远,纵有千般想法,也难有入微...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