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需要“惩戒”“权”,实属无奈之举|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⑤

1.

“体罚门”的新闻早些年乃至当今,仍不乏报道。

关于教师“体罚”学生的意见各抒己见。有赞同,也有反对。

早些年,文汇报报道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呼吁靠“民主管理体制”来制衡教师体罚学生现象。他认为,要解决这一问题,其根本在于确立“民主管理体制”,否则类似问题会越讨论越严重。“觉得老师的行为应该有类似‘教师委员会’、‘家长委员会’的机构来监督,让行政部门放权,让两个委员会来管理老师,真正实现老师的教育自主权。”(相关报道见东方网、文汇视点)

只要行政权利下放,教师体罚学生等事件就可破解,这只能算作一厢情愿。

今年7月,《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出台,首次提出将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从教育制度的顶层设计层面,教育惩戒权被获得认可。教师在教书育人中,似乎又多了一个“护身符”。

客观上说,这确实优化了育人环境。

同时,表明教育的问题终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重视,是时代的进步,更是民族未来成长的希望。

不过,身为老师,当看到诸如此类的新闻的时候,心中却提不起兴致,教书育人,本应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竟然“沦落”要通过立法对合理合适手段进行保护的境地!

但是,有了惩戒权就有了可期的未来了吗?自然不是。

当今,各种法律法规应属历史上最完备最丰富的,而且也应该是执行最到位的。但是,犯罪事实真的少了呢?

据2018年一份关于青少年犯罪演进的定量分析报告显示,未成年罪犯数量显著增长,从1994年到2004年的十年间上涨了83%,上升幅度远超青少年罪犯及全国罪犯总体。

犯罪年龄也日趋年轻化,犯罪形式日益多样化,这应该不仅仅是法律监管到不到位,落实不落实的问题。

法律的手段千万种,但是,都是发生后的惩戒方式。通俗点说,很有“马后炮”味道。

教育,却期待更多预防式的手段。

否则,治标确实难治本。

2.

社会为何经常出现“某某门”事件?

为何自杀、跳楼、声讨之类的声音此起彼伏?

尤其是,当教师惩罚一下学生,被媒体报道之后,总能引起一阵的风吹草动,甚至跟踪报道,难道,天,要塌下来了吗?恐怕媒体在其中的影响不可小视。

所以,搞得如今的家校关系有些紧张,师生关系并不轻松,似乎教师不能也不该惩戒学生,以至于不得不从上到下,制定相应的条例,对教师正当合理的行为加以支持。

这,或许更是一种无奈。

教师惩戒学生,古已有之。就在早些年,教师惩戒学生,也一直是光明正大的事情。上学的时候,时常会挨老师的“揍”,甚至老师激动过火的时候,还被罚站在窗台上,更有甚者,全校性集体相互扇耳光事件也有发生,但是,父母们追责的往往是孩子,看他们是不是哪些地方做的不好,相反从未想过责怪老师甚至投诉和惩罚老师。

父母们也更不会借用一些“伤尊严”、“伤身心”之类的词语来彰显自己的“能耐”。因为,在他们朴素的教育观中,老师是值得信赖的人,老师是真真切切为了孩子健康成长而用心付出的人,父母的内心装满了感激和感恩。

同样,在邻国韩国和日本,甚至我国的台湾省,教师惩戒学生司空见惯。

“韩国是一个尊师重教的国家。老师有权使用直径在1厘米左右,长度为50厘米的棍子来惩罚学生,可以打手、屁股等脂肪丰富的地方,同时,还可采用其他只要不对学生肉体产生伤害的惩罚措施,如罚站、罚跪等。实际操作中,惩罚措施五花八门,其中有一些被我们认为有损学生自尊和人格的措施。但在韩国人眼里,这些惩罚措施是正当而且合适的,做了错事不受到惩罚在他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只会助长恶的形成,就是小孩子也不例外。对学生的什么精神伤害、学生的面子问题等,在韩国是不存在的。”(凤凰资讯王伟)

韩国远比中国发达。但他们的教育“维权”意识似乎并不高。“尊严感”也不“强烈”。

我们是文明古国,在文明的培育场里却需要为一些教育行为正名。

教师惩罚教育学生,需要上级部门制定条例明确教师的教育惩戒权,班主任教育学生,需要教育部门制定《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为批评教育正名。

不可否认,有些老师,确实惩戒教育的过程中,有些“过火”甚至有些“过激”,导致了一些“不良”后果,给孩子的身心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我当然不赞成无缘无故和无节制地胡乱惩罚学生,更不主张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

但是,我们的教育难道仅仅是要不要惩戒权的问题吗?

透过这些现象去看本质,之所以要讨论惩戒权的问题,其原因在于确实发生了一些不得不惩戒的事情,也出现了一些不得不加以规范的惩戒做法。

3.

学生的成长环境有没有问题?

教师的培养机制有没有问题?

恐怕都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社会在到底在推崇什么样的价值观?

普通老百姓到底在羡慕和追崇什么样的价值底线?

社会风气到底在流行些什么样的价值理念?

有些本是人之常情,却硬要上纲上线,冠以“恶名”,让最起码的好与坏都难以分辨,但是到处都陷入到了一阵阵的“读图”、“读视频”、“读标题”的“流行圈”中,甚至一些低俗与恶俗的东西经过视频美化,冠以“笑话”后便“娱乐”无极限。一味地迎合读者和观众,片面追求收视率、点击率,催化了社会的浮躁,价值的扭曲。说真话的成本越来越高,沉默的惯性成了人人自守的底线。

甚至,在教育圈中,也开始流行“短、平、快”文化,大家的耐心在一次次的碰撞中消失殆尽,我们一方面“痛恨”孩子的“无耐心”,另一方面却又自觉不自觉地大力培养着孩子的“浅阅读”习惯。

我们巴不得一夜之间成为“名人”和“富翁”。

甚至教育界,都缺乏了等待的耐心,出名要趁早也逐渐成为时尚,“网红”不仅仅在娱乐界流行,也开始在教育界成风。

在这个急速变化的时代里,人人都无法静下心来慢慢成长,包括孩子。

可是,谁都知道,教育本身就是一个慢工程,是需要在安静的氛围里,耐着性子进行的。学校教育成果很难立竿见影,唯有耐心才能搞好教育。

学校要有自知,社会更要多些宽容。

身为上级部门和社会大众,应该对学校教育给予宽容和耐心,这样才会让更多的学校静下心来,有计划有节奏的培育孩子,而非一味追捧热门,贪图容易出成果的项目,折腾学生。身为学校领导,要对教师的教育过程给予厚望和耐心,多点担当,这样才能让老师静下心来好好教育孩子,而非一味地迎合上级检查或“网红”热点,追逐“名利”,向往“出名”。

当,教育在和谐的环境中进行的时候,一切都变得可期。

否则,社会没有耐心,家长没有耐心,学校没有耐心,教师就容易心浮气躁、急功近利,师生关系就容易变得紧张,不当行为就更容易发生。

很多年前,钱老在临终前曾质问现在的中国教育究竟怎么了?

这是大家很想知道的问题。

这个问题一直在讨论和试图解决中。

4.

身为一线教师,并无太大的理论背景去妄议教育大问题,但是一致很向往过去的教育体验。

那些年,我们不用担心外出春游的安全,不用担心参加劳动而浪费时间,更不用担心翻山越岭而走丢。

但是,回望现在的教育,孩子们一个个都像套牢在笼子的小鸟。

寸步不离城市的尘埃和喧嚣,出门担心车辆、游玩担心事故。好不容易有些机会可以锻炼一下创造力的时候,买来的却是些半成品或成品,只需要进行组装和拼装,在得意洋洋之中冠以“科技”和“艺术”。电子产品充斥周遭,书本成了最豪华的奢侈摆设。

他们的所有乐子都装在了一个叫做“城市”的城堡里,套牢他们是“安全”。

生命诚可贵,笼子更“自由”。若是被“激怒”,自残也无畏!

如果对比起少年闰土,他们更是可怜了。别说看瓜刺猹、雪地捕鸟、海边捡贝壳、沙地看跳鱼,那个弯弯的月牙儿也早已不知道了去向;长妈妈的美女蛇故事,百草园里面的“菜畦”、“石井栏”、“皂荚树”、“桑葚”、“鸣蝉”、“黄蜂”、“叫天子”、“油蛉”、“蟋蟀”、“蜈蚣”、“斑蝥”、“何首乌”、“木莲”、“覆盆子”早已成为了传说;少年时代天真、幼稚、欢乐,对自然的热爱,对知识的追求,都已被早熟的影像取代,他们可以不知道任继愈、季羡林、钱学森、贝时璋、钱三强、袁隆平,但是不能不知道杰伦哥,不能不知道TF;他们当然不需要知道“种田”、“插秧”、“水稻”、“双抢”,但不能不知道“抖音”和“快剪”。

当然,他们可以“不学无术”,只要有“吹拉弹唱”抑或“一技之长”。

人人似乎都是天才的“演员”,在华灯初上的“霓虹灯下”,“耀眼”着未来的“梦想”。

有些地区的教育公众号,可以没有崇尚学习的宣传,但是不能没有自以为精彩的“活动”的宣传,有些学校可以将课堂学习时间任意取消,但是不能没有“活动”展演的时间,有些老师可以打着“为校争光”的“牌坊”,肆意占用其他老师的时间,剥夺孩子正常的学习时间,罢了这一切都还能得到耀眼的光芒。

学生变得越来越难教,没有惩戒寸步难行,可是,何谓教?何谓难?何谓学校?何谓教育?

这是几个简单的“惩戒权”就可以解决的吗?

学校是育人场所。育人需要耐心。

不可否认,有些孩子确实行为过激,言语粗糙,非一般措施能改变。但是,细想,这些行为和言语的产生又是怎么发生的呢?

一切本没有对和错,只是有因和果。追其果,究其因。

试问,被标榜为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学校,是否真真切切地对一个“问题”孩子进行过跟踪辅导和帮助,是否进行过富有耐心的帮助和救赎?能否做到问心无愧?

如果在法律对他们起效果的年龄里,给他们更多的规则和道德规范引导,给他们更多的耐心帮助,他们怎么可能轻易变成“无底线”和“充满仇恨”!

在教书育人的地方,无论是教育部门还是学校,多一点平心静气,多一点宽容,多一点耐心,多一点规则和道德引导,少一些急功近利,少一些心浮气躁,让平和充斥校园,让理性占领高地,让理性战胜冲动,让爱回归教育,让教育回归教育,校园才会更多一份安宁,校园才会溢满书香!

所以,体罚也好,责罚也罢,在文明古国的文明校园里,惩戒权不该成为一个新闻。

身为人师,应该自觉或主动地在更多的选项中探寻孩子的成长之道,这或许也是我的为师之道吧。

初稿于 2010年10月3日

于长沙陋室

修改于2019年12月4日

于深圳of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12月4日16:11:1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9/12/04/11859/
请还课堂一片宁静|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⑫ 工作随笔

请还课堂一片宁静|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⑫

技术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惯,也在改变着教育的本来面貌,教育生态在技术的蜂拥而至后变得越发异常“青春抖擞”。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现在下结论,恐怕为时过早。——题记 得闲偶看新闻,被凤凰网上的一个黑色标题...
什么是我们值得提倡的?|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⑪ 工作随笔

什么是我们值得提倡的?|我以为的为师之道⑪

今天,算是一个特例,我主动为一次集体活动点赞。 年底将至的时候,会有很多活动,而且每一个活动都陆陆续续接近尾声,一次次的喧嚣“激情”之后,总会有一篇又一篇的“美篇”涌现,让每一次的浪潮在校内外“躁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