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发又如何?

  今,打开QQ不久,就收到一个群里发来的信息,是一条配图消息,图片是一个人在焚烧国旗,留言说:“台湾议员当街焚烧中国国旗,发出去,让所有中国人都知道。”下面又补充一句“这张图再不发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我看了这样的信息就呕心,就像以前总是有人传递着一条很逼迫人的信息,那些信息说什么为了母亲的健康长寿,将此信息发送几个群几个朋友,不发将会怎么样怎么样,后果听起来十分严重。那一段时间,我的QQ上总是闪烁不停,(我平时很少管它,只是将其打开放一边,看看有无重要信息什么),大多是,这样的信息,不是这个人复制再发送给我,就是另外一个人复制发送给我。让我好心烦闷。今天,有如出一辙,实在觉得这些好笑之至。发了,又怎样?不发又会怎样?无非就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无乱地流传一下而已,你传递了那些故意设计作弄人的信息,你的母亲什么就会长命百岁了?你的QQ等级就能出现太阳?
  觉得愚昧!这也许就是网络这样一个虚拟的世界,什么东西都装扮的像模像样,难道把一些无聊事情抛开在一些严肃的话题之外,就不能娱乐了?你喜欢写些无聊的作弄的把戏,好呀,那你难道非得把它们与崇高可敬的母亲挂钩么?还真非得用一些恐吓人的话语,将其与母亲的健康什么的挂钩么?这样,就说名自己设计的愚弄大众的游戏,更本就没有合格,没有产生一种娱乐的基本作用。就拿这样的图片配文字的信息,还说什么不发真不对不住自己的良心。干吗一件见怪不怪不的事情了,还用摆出“良心”来求情似的么?倘若真有良知的话,不言则依旧是愤恨不已的,若无良知纵使你言及数十万次“良心”也起不了作用,即使像一个麻木了的机器人一样,机械地操作着“复制”、“发送”,然后,又是另外一个人,也继续机械而又麻木地操作着“复制”、“发送”,来来往往,又返回到你的QQ信息筐内,你有何言论名及“良心”二字呢。就说这样的焚烧国旗的事件,不用说台湾议员,就是在大陆,都有不少无知的民众无乱地糟蹋着国旗,前些日子,一家报纸就报道了南方一个城市民众,将国旗倒立起来挂在阳台上,说什么辟邪,用一个国家的象征和尊严来协助迷信的思想,愚悲么?!纵使这样,我们又能如何,而今时代的民众,似乎有回到了鲁迅时代了的,都是麻木的了的。这是鲁迅先生早就言对了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们要唤醒的,不是几个简单的“复制”、“发送”,也不是什么加上了冠冕堂皇的名字了的“良知”,发又能怎样?不发又能怎样?都不会怎样!是的,发也罢,不发也罢,该吃饭的时候,还是吃饭,该困觉的还是困觉,不管你是裸体的还是全副武装的,总之,闭上眼睛,看到就是黑。
  当我们自己都不能很好地珍惜和尊敬国旗的时候,一个反动分子,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焚烧一面在他看来不是“国旗”的“国旗”,那就把它认为是一个疯子得了,就算它是一粒沙子不小心侵入了眼中一样。
  用不着,找着词儿给这样的一件哗众取宠的事情带上高帽子。那是政客们的事。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1年10月29日12:55:4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ky125.com/2011/10/29/138/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生活记事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前夜,被一个梦吓醒。   梦见班上一个各方面表现都很好的小孩,吃鸡蛋,竟然未曾去壳就直接吞下肚子,后来造成了他的胃一直很痛,我匆匆忙忙带着他前往医院,到了校门口的时候,碰到一个亲戚骑着车回来,亲戚...
想哭,有一种委屈 码字实践

想哭,有一种委屈

我为何来到此处? 为何? 在几曲回肠之后,领导安排的一个房子,却好象要在另一种命令式的口吻里,某个时候搬出。何理?没有理由。 那所谓的科长,找我说了,责怪我没有事先告诉他,为何就搬进去了,我要怎样告诉...
累! 码字实践

累!

  累! 我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可是我忍受不了!性格使然,无语! 当我从最初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我必须对次付出代价,甚至生命!没有我自己的时间,不,有,但我都不用,我都把它们用在了工作上面,我觉得累...
翻起母校的网页 生活记事

翻起母校的网页

  人,有时真的很奇怪,当自己身在某个环境里的时候,却未曾在意这个环境,一旦离开了这个环境,却又莫名其妙地常常想起。   离开母校也才一年不到,却偶偶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校园里的一草一木,想起校园里的一师...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