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母亲的消息了,有些时候,心里直琢磨,但也摸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以前每到月底总会接到母亲的电话,唠唠家常,回答母亲总爱问的一个问题,身体的事怎样了,我总是唯唯诺诺,说不碍事,其实自己心里明白,我压根儿就没有在意。对母亲说,一切都好着呢,为的是想让她少担心。
  夜里,九点多的时候,终于有一个远方的来电,是母亲。很久没有和母亲聊天了,心里有时真有种失落感。好些时候,自己明白,心里总是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很想找个人聊聊,谈谈委屈,谈谈压力,可是自己又笑话自己,何必呢。也一直在想,母亲已经很久没有给我电话了,担忧着她的身体,也担忧着她的生活。后来,却又用一句常常爱说的话来安慰着自己,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也许,真是这样。
  母亲在电话里,还是一样,三句不离身体的事,母亲说,要多买降火的茶叶泡茶喝,多吃水果。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直接回答说,没有去买,也没有那个心思去注意些这些事情。母亲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又问我是否还像当年读书期间一样,经常锻炼,早晨是否还跑步,我都一一具实回答了,说没有。似乎是在想实事求是,可躺在床上后,却觉得自己很愚笨。后来,母亲说起了弟弟,她告诉我弟弟说他还是要读书的,说要几千的学费,我说,知道了。母亲突然说起了,弟弟说,他不需要我的钱,我无语。是呀,他一直没有跟我联系过,联系一回,也被我说了一顿,他又怎么想到我呢。后来,母亲竟然有一再嘱咐,要我注意身体,别不当回事,我不知道是哪个神经出了毛病,竟然连说了三遍,我还年轻,放心,死不了。母亲,似乎装做没有听见,没有接应我的话。她却提到了姨夫,说姨夫想换个工作地方,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心里不好受。我却没有说什么。后来母亲,就说以后再聊。把电话挂掉了。
  以前,母亲给我电话,总希望和我多聊些,这次却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长,就挂掉了。
  我轻轻地把电话关掉了。
  心中却一直有一种痛,在继续着,来自于我自己。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1年10月29日12:54:4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1/10/29/136/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