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

  吃完早餐,刚踏进住房,就接到老同学的短信。她说,她回到了家乡,一次偶然的机会和昔日考研同伴聊起了往事,她说,她心里很难受,她不想在那个地方呆一辈子,她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理想,她仍旧要追寻她的理想,可是,似乎一切都是那么地难受,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了,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她发现自己很难找到一个好的结合点,她想问问我的意见。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对一个考研仅差两分的年轻人来说,要放弃自己苦苦追寻的梦想,这是如何的难啊。可是,我也只得回头,看看这现实的世界,我首先得面对这现实。
  于是,我强压自己的同感,给她回了短信,:理想首先得有现实的基础,一时的拐弯并不就意味着一辈子,前进的路未必都是直的,人总是得首先学会活,学会生存,当直线到达不了的时候,要学会以退为进,有时曲线也意味着未来不远的顶点,人生就像一场波动,有波峰也有波谷,当你疯狂潇洒顺利的时候,你处在了人生的波峰,当你失意,遭遇挫折的时候,你正处在波谷,只要有足够的自信,你就一定可以看到不远出的荣耀之峰。发了短信后,我为自己的虚伪感到自卑和自责,我名义上是在安慰她,其实,我明白,我是在借安慰她之际,在安慰着自己,在给自己一个很好的台阶下,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我把自己苦苦追寻了十几年的理想,又一次用“曲线”两个字,来安慰着自己。
  
  人的想法,有时真的很有趣,记得读小学的时候,在数学老师办公室把他所有的《当代警察》杂志看完后,我告诉自己,长大了,要当一名威武的人民警察。然而那个想法,没有坚持一年,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看了一本有关清朝末年的书籍,对清朝末年的腐庸气急败坏,我那时躺在床头看的那些书,记得很清楚,我一看到,那些丧权辱国的地方的时候,我就咬牙切齿地捶着书本,用手指甲划破了那些我所可恨的人和事,那时,我就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我要成为一个政治家,在世界上成为一个时代,为国家赢得荣誉。然而,当我以乡第一名超过省重点中学十多分的成绩进入市重点中学读初中后,在初一,班主任要我们写一篇文章,谈自己的理想,我警察的梦也没有了,政治家的梦也没有了,我却深深地把一个现实的梦想刻入了我脑海,铭记于心,我说我要去北京,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北京人,生活在北京。记得,在第二天的早读课上,班主任把我的谈自己理想的文章读了,当时,很多同学都笑了,笑我的傻,笑我的无知,竟然将自己的理想说成成为一个北京人。可是班主任老师却极力鼓励了我,我暗自下决心,我一定要去北京,并在北京风光地生活下去。当我写信把我长大了一定要去北京,成为一个北京人的理想告诉远在他乡打工的母亲时,母亲很高兴,在信里经常鼓励我要好好读书。我知道,母亲看到信的那一刻,一定很开心。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总是很努力地学习。每天五点半多一点就准时起床,然后就去洗漱间看书,记得,那个时候,我把省吃俭用的钱买来的参考书看完之后,没有更多的钱买更多的参考书了,我就在晚上离开教室的时候,把同学放在桌子上的参考书“借去”,那些书就是利用早晨的这些时间看完的,看完之后,就在早上到教室后,悄悄地物归原主,那个时候,我总是晚上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早晨第一个到教室,所以一直到毕业都没有谁知道我的这些借书看的妙法,所以,很多同学,买的参考书他们自己都没有看什么的倒让我看得一干二净了,我相当于看了全班大部分同学的参考书,也就是这样,我的成绩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在年级里不是第一就是第二,那个时候,我一直想,我要去北京,我要考上好的高中,然后考上北京的大学,那个时候,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北京大学。
  初中毕业考试的时候,我很轻松地就考了高分,据说,不算加分的话我应该是全市第一名,我清楚的记得,我考了680分(总分700分)。
  我一直以为,我离理想向往的地方越来越近了,我离我的理想也越来越近了。当时,我没有想得太多,觉得,无论在哪个学校,只要自己努力就行了。我一切听从了班主任的安排,我还是留在了母校继续读高中。现在想来,那是我离梦想越来越远走错的第一步,我没有想到我的性格最适合在陌生的地方学习,一个太熟悉了环境给我带来的只会是太多的不自在和压抑。在接下来的又三年里,我一直生活的很压抑和苦闷,整天很紧张地生活,生怕考败,越是着急,越是错乱,那个时候起我更爱上了写日记,没有谁沟通,没有谁能够理解我的心的时候,我就把每天的生活和想法记在了日记里,从小学开始有了记日记的习惯,但是自从进入高中以后,记日记这个习惯是坚持得最好的,我写了一本又一本,写了一篇又一篇,我苦闷,有时常常想哭,因为我抛不开所谓的面子问题,总觉得自己应该怎么样,应该得到什么样的结果,然而忽视了最根本的一个事实,一个人只有在轻松的状态下才能把自己分析的更加清楚和明了,可是,我没有,我变得麻木,也变得骄傲。
  我在进入高中后,我初中的班主任也升上来当了我高中的班主任,我在后来知道了,我本不是分到他班的,是他用他班的另外一个学生将我换去的,我不知道我该感谢他还是埋怨他,可是,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人,生活在世界上,总得有些路是必须得走的,有些人是必须得去接触的,有些时候,人真的是身不由己的。
  也是在他的器重下,我成为了学校学生会卫生部部长,高三成为了学生会主席,班上班长、团支书,现在想来,就是因为这样的举动,一个班主任对学生的自加的关心的举动,把一个学生的人生路改变了,我知道,正因为这样的一个关心,我从此变得大胆变得有“名气”变得疯狂和潇洒了,但是我却因此调配不了我的时间,每到星期二,下午,我有时忙的没有吃饭的时间,晚自习,我不少的时间,用在了计算那些所谓的打分上,再后来,我形成一个星期二恐惧症,一到星期二我就整个人像变了样似的,整天心情不高兴,怎么调节都放不开了自己,闷闷不乐,这个病症一直延续到我读大三。也正因为班主任这个关爱的举动,我越发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我担心自己对不住疼我爱我的班主任,我越是这样想,越是整天生活在一个盲目的空间,有时见到他,我都想绕道而去,就这样,我的日记本变得越发离不开了,我的所有的心事都记载了那上面。
  这个时候,我的理想,连我自己都要笑话我自己了,每当同学们谈论着自己的理想的时候,我都静静地听着他们在豪情地谈论着各自的理想。
  自从我到城里读初中后,我形成了一个好的口碑,“勤俭节约”“学习刻苦”“北大清华”成为了乡邻谈论我的代名词,连同邻县的亲戚家乡都用同样的名词来形容我。可是,我却越来越害怕回家,越来越害怕去别的地方,我希望自己可以一个人生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记得高二那年,市里举行庆祝建城2200年,全校放假,所有的学生必须回家,可是,我却没有回家,我还把同乡的一个同学拉在了学校陪伴我,我们就在宿舍七楼的宿舍里呆了一个星期,靠的是买的白沙糖和家中带来的花生,以及早打好的几瓶开水,我到了这种地步,我自己都笑话不了自己,我觉得笑已经没有意义了。虽然,我在班上的成绩依然保持在前五名,但是,我清楚,我学得并不塌实,我学得很累,很累,我像个着了魔似的爱虚荣的君子。
 
  高考,当考完数学后,我一个人跑到教学楼的顶楼,伤心地哭了,哭了,那个晚上,我没有睡觉,第二天,高三的班主任,知道了把同室的另一个同学教训了一顿,说他影响了我睡觉,因为他确实在讲话,可是,我不能入眠的原由,我清楚不是那个同学,但是我没有吭声,我已经变得麻木了,就像一个傻冒的伪君子一样,能够掩饰多少就掩饰多少。
  成绩出来的时候,我没有流泪,我连二本都没有上,但是学校终究还是把一个希望我考上好学校的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把省级优秀学生干部的荣誉给了我,可是,这也许是我读了六年的母校给我的最后的礼物了,我把这当成了是这六年来母校让我发生变化的一个补偿。
  
  我的理想,在这个时候,变得异常地模糊,当我收到后来去读的这个学校给我的通知书的时候,旁人,要我去复读,我没有回答,家人说,当个老师算了,做一个教师好,我也没有吭声,班主任也好,学校也好,当我成为了那个状态的我后,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当我想从那个一直很关心我的班主任老师那里听到一些安慰的时候,我却什么也没有听到,那天我去拿了通知书,没有和任何人说话,我一个人静静地去拿的,然后再一个人静静地去教育局将档案带走的的,那以后,我没有回过那个学校,也没有打算回去,这样的日子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过去了,一切的一切。我也变得异常的安静。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开始坚定了一个强烈的想法,我要考研,我来就读了的这个大学就是为了考研。我用了我现在发给我这个同学的这些安慰她的话来安慰我自己,我把上这个大学,作为自己理想实现过程中的一个拐弯点,过了这个拐弯点,我就可以看到明媚的阳光和秀丽的风光。
  我的理想,在这个时候,变得更加坚定和实在,我似乎在茫茫的大海,迷失了方向之后,发现了方向,在蹿流的洪水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我似乎看到了生命的曙光,人,生活在世界上,不能没有希望,一旦丧失了希望就会失去生命里的价值,也就会失去生活下去的斗志。我那个时候,义无返顾踏上了这个新兴的院校,我看到满是黄土地的这个学校的时候,心里有一丝的失落,但没有丧失我的信心,我想,让她与我一起成长吧,就这样,我一直这样的坚守了四年,四年里,我没有娱乐;四年里,我没有浪漫;四年里,我没有思念;四年里,我没有牵挂;四年里,我没有放弃梦想;四年里,我一直默默潜行,我鼓励自己就像核潜艇一样,当见光日的时候,就是威力无穷的时候。
  在四年里,我更多的时间是呆在图书馆,最后一年,每天坚持学习十三个小时以上,以至很多的学弟学妹们后来见到我的时候,都说早认识了我,可是我却不曾记得任何一个人,那个时候,我看书,从来就不看周围人坐着是谁,也不问对面坐的是谁,我觉得没有必要,所以,当我周围和前后的人换了一圈又是一圈的时候,我却一点都不知晓。
  我一直记得,我的理想,我写在文章里的那个理想,记得班主任在班上读了的那个理想,记得母亲听了之后,一直很开心的那个理想,理想,理想,是的,我要让自己变得像个堂堂正正的热血青年,像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我坚持,但我快乐着,所以当他们都无法理解我的那个干劲的时候,我却乐在心头。我知道,我爱上了读书,爱上了坚持。
  那个时候的我,已经知道,无论成功与否,我已经不会后悔了,我坚持了,我尽力了,我付出了,我收获了,收获了也许不是成绩的成绩,所以我一直开心。
  
  当今天,又收到同学这样的短信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我的理想,想起了坚持了十几年的理想,我用当时安慰我的话安慰着她,我明白,我的虚伪并不能安慰她,就像我自己无法用这样的话来安慰我自己一样。
  她,回了一条短信,说,如果人没有魄力的话,是什么事也做不好的,她想过了,家乡那个地方并非她所想一辈子呆下去的地方,她还是想出来,想考研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笑了,就像看到自己的心声一样笑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换成我,都一样,谁也不愿意放弃,就像目前的我,虽然面对现实,但我一样追寻着自己的理想,默默地,艰难地向前行,我给她回了一条短信:好,如果家庭条件允许,那就好好在家安心备考,实现自己的理想。
  我笑了的时候,我也知道,我做不到,我必须得面对现实,我的理想必须种植在现实的土壤里,才能发芽的,我没有根,得先撒下种子、浇水,等着发芽的那天。
  我的理想,心中的理想,我一直努力守侯着,用心血用汗水看护着。
 
 
--
 写于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午后耒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1年10月29日10:54:3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ky125.com/2011/10/29/96/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