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那些洒落的记忆

湖南/李伍兵

        14年,一瞬间,已成为了历史,封存了记忆,思念的,依然是那一片美好。爱,很深,却不留痕迹。
        生命没有回头票,人生舞台没有如果,勇敢面对,把握现实!仅以此文献给我最真挚的朋友!
 1、
        今夜,雨,很大。
        朋友突然到访,顶着外衣,雨水飘在上面,满脸的水珠,不断地往下流,全身上下早已湿透。问他怎么不打的回家。他却双手拽着我的肩膀,正视着我。一言不发。
       我吓了一跳。扶着他坐在床沿,赶紧拿了毛巾,给他擦着头发。
     “我,说了。”他,看着我,脸上撒了一片茫然,似乎隐藏了许多的故事。
     “说了什么?”我停下来,看着他。
     “14年了。”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
     “什么?”我抓着他的肩膀,转过他的身子,“14年了什么?”
     “可是,、、、、、、”他,回过头,看着漆黑的窗外,“哎,晚了,也许,到底还是有些晚了!”
     “你说了?也许什么?14年?晚了?”我本想把毛巾扔给他,让他自己去收拾,然,没有,我知道,这个时候,他内心肯定有故事,不能再受伤。尽管,看不出到底他是怎么了,然而,他却让我担心起来。他,轻易不来,来了,就知道,肯定遇到了心事。
        我只有等,静静的等,罢了,给他切一杯茶,放到桌边。
      “你知道吗?14年了,14年呢!”他似乎又有些激动,却仍旧藏不住他那失望抑或是失落的眼神。
      “哦?”我看着他,没有再问“是什么”。我明白,他会说的。
      “我,终于,和她,说了。”他看着我,静静的,没有一丝的狼藉动作,似乎很平和,却让我越发感觉到他的内心其实真的很失落。如果他是激动不已的情况下说的,反而更让我放心。
       “和谁?”我仍旧没有走入他的思维。雨,确实有点大,让人揪心。还有点冷,刺骨的风在外头夸张地肆虐。
       “她。”他,拿出钱包,指着里面的照片说。
         我接过来,仔细看,原来是她。我们中学的校友。
         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
        曾经一度是他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那时候,要不就是他考年级第一,要不就是她。常听他说起,在她心中,也许根本不会在意他是否考了第一,但是,他却在心里悄悄地向她看齐,他的目标就是第一,要时刻向她看齐。那个时候,我们都有很多青涩的故事,常常会闹出一些所谓的“八卦”新闻。那个时候,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整个校园都悄悄地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我们哥儿几个却悄悄地进行着“卧谈会”,闲聊校园八卦,乱侃身边的人和事,谁和谁有“冲动”的“朦胧”,谁和谁有“暗藏”的“玄机”,谁和谁有“边沿”的“行动”,谁和谁“貌若”“天仙”,谁和谁“丑小鸭”拍动可怜的“翅膀”,谁又和谁“路窄”成了“冤家”,谁和谁又“貌若”却“神离”,、、、、、、总之,校园里,能成为了我们“八卦”的东西随手拈来,却也变得日异月新,然而,所有的话题,对他来说,却似乎是一场逍遥自在的梦。他要不就是熄灯前抓紧背诵学习资料,要不就是寝室熄灯后借助窗外的路灯挑灯夜读,罢了,一个呼噜一个准,一觉到天亮,所以,我们所有的“行动”于他而言,全当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河水不犯井水”——毫不相干。加之,我们所有的人,对他,除了勤俭节约、自尊心很强、学习力特棒、睡眠少的模糊印象外,似乎我们很难找到他其它什么特点来,就连交流的工具——语言,他满嘴的都是“胡言乱语”——说的另外一种语言——方言,没人能够听懂,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成绩足够好,老师基本上不会主动和他交流,同学也很难说。然,与之交往久后,他的热情和真诚,还是让我们很钦佩,交往愈久,愈能发现他的魅力所在。这也是我至今仍旧和他交往很深的一个原因。
        可是,关于她,未曾听他一本正经地地说起过。
        偶尔的一次,从他的日记里,发现了有关她的很多文字,但是看到他坦然的脸庞,我们相信他所说的:那些文字都是关于他们的竞争,无关于好感,甚至爱。
        没有细问。我们相信了他。至少,是我。
        我想,像他,不会跌入到我们这些俗人所谓的俗世的,他似乎与世隔绝,不动声色。至少我未曾发现。
后来,偶尔的几次,他聊起过她,我们也误以为权当他是在想念他的竞争。
 
2、
        中学我们就在老师的批评与教育之下结束。我们梦想着的,担心着的,期待着的高考还是如期而至,虽然有很多的“药味”。记得,考完第一堂,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凝布着各自的欣喜和惆怅。
         他,一个人,独自爬到教学楼的顶楼,我远远低跟着,没敢问他半句,也不敢让他知道。只见,他,一个人愣愣的看着天空,满脸布满着泪水。后来才知道,语文考试,他的作文没有写完,考试的时候,他很紧张,满脸的汗珠一直不停地往外冒,心神不宁。
         高考结束的时候,我们的美梦都没有如愿,欣喜满怀的我们梦断考场。那天,接到他的电话的第一声,却是,他问她考的怎样?而今,想来,他原来并不是仅仅为了竞争!
        “今天,和她联系上了。”他叹了口气,抬头盯着我说。
         “哦?”我看着他,“那是好事。”
         “可是,也许晚了一点。”他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看着漆黑的外面。
          雨,还是很大,下的有点烦,还带着刺骨的风,有点讨厌。
        “她,找了?”我走到他身边,把窗帘拉了下来。
        “是的。”他把拉好的窗帘又拉开。
        “不是听你以前说,她毕业后去了南方吗?”
        “是的。”他把手伸出窗外,张开手掌,似乎想接住雨水,又似乎想接住逝去的人生,“父母的催促下,找的。”
        “哦。”我回头拿了一件衣服给他披上。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揭开,递给他一瓶。
        “喝。”我想,这个时候,最能让他舒服的就是这个了。酒,真的是好东西,喝茶太正经,少了几分调皮,所以众人曰之为“品茶”,好一个“品”字,不仅仅要一口口地喝,而且要一口茶入嘴后,要在喉咙和胃里又而再地细细陶醉,那是一种雅的境界,层次太高,非常人所能独享;而喝白开水太任性,少了几分真正的洒脱,多的是几分的俗气,缺少了经历;而唯独,喝酒,既没有茶的那种静气和雅,也没有开水的那种俗,它独享阅历,展露出喝酒之人的几分沧桑,它可以让你醉,醉在内心独白中,醉在真实的自我里,曾经的沧海桑田,曾经的各领风骚,如意的,不如意的,在酒过几巡后,都一样,麻醉在了匆匆的“岁月”中,于是,常常喝酒,却往往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于是,常常多了几分借酒浇愁愁更愁的情怀和放荡!
         于是,我们都爱喝酒,尤其是男人,尤其是沧桑过的男人!
         “干。”他拿起酒瓶,喝了一口,如同“品”“茶”。
          “那,早些年,怎没有听你说起这事?”我喝了一口“珠江”,看着他。
          “中学六年,和你说了好多次。”他哼了一声,看着我,然后,一口气喝完了手头上的那瓶“珠江”。
          “啊?”我开始仔细地寻找回忆。是有好些次,每当我们闲聊的时候,总见他向我打听过她,每次都是他用似乎满不在乎地口气顺口问问她的情况,一直以为,仅此而已,未必有太多的故事。所以,一直没有在意。然后,我想,除了一句:“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最能表达我那时的想法外,再也找不更恰当的词汇。
        “大学的时候,我也跟你谈起过她。”他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珠江”。
        “是的,那我记得,我们在中大的草坪上聊了很久。”我想起来了,上大学后,他来过好几回,每次都要聊到很晚。
 
3、
          那时,她去了南口。毕业以后,几乎没有了联系,优秀的学生,尤其是优秀的女学生,除非特殊情况,我们一般不会过多交往,因为我们很多的校园八卦都来自于他们的点点滴滴,我们充分想象后的故事情节,往往在“卧谈会”的时候,让我们的神经得到充分的舒展,让我们充分享受了过把“嘴瘾”的乐趣。     
        “哼、、、、、、”我笑了,笑我们当年的“卧谈会”多么的肉麻和“早熟”。他看了看我,突然,脸上的神色似乎有点怪异了,也许,我的笑让他失望,好朋友一场,却不能同心。可是,这时的他又怎能明白,我所笑的?
          我喝了一口“珠江”,看着他。
        “你知道的。”他已经喝了两瓶,然后,拿着瓶子,挤压完了这面,又调过来挤压,摆弄着不同的形状,心,显然不在此处。“上次,来你这的时候,还向你问起过她。”
        “啊?”我想,我是彻底地理解错了他当时的意思。“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玩笑?”他笑了,冷冷的,哼出了一股酒味,“我一直在努力着。”
       “努力?”我注视着他,忍不住,笑了,淡淡的笑容落在脸上,然后把剩下的“珠江”一口干了。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努力在哪里。
        “大学四年,我一直拒绝参加所有的所谓的集体活动。”他起身,又拿了一瓶“珠江”,然后,对着我笑,“我担心沦为大学的匆匆过客。”
        “哦?”这一点,我很清楚,他的大学四年,就如同第二个高中。“这与她有什么关系?”
        “我想要的是独一无二,我要的是前进的源泉。”第三瓶“珠江”早已不见了踪影。他拿过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水珠,“所有的一切,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够像她一样足够优秀。”他的语调突然上扬,把我着实惊讶了不小。
          或许,正如他所说的,大学留下了他一段“疯狂”而又充满“气魄”的记忆。某些时候,让市委书记重视了他的举动,让校党委书记留给了他气势恢宏的《沁园春.长沙》,却也让新闻记下了他的“书生意气”。就此一点,我还是有些自惭形秽的。
        “那又怎样?”我知道,这样冷冷的泼水,无疑于不够朋友。
        “你知道吗?。我,忘不了她。”而在说完这句的时候,他的手上拿的,已经是第四瓶“珠江”了。我很想劝他少喝,可是,我知道,这个时候,所有的语言,都是很苍白的,也许,酒,在这个时候正能发挥它的作用。
       “忘不了?”然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真有点不甚明白,他似乎没有任何一点举动让我看出他的心思。我站起来,拿了第二瓶“珠江”。我想,纵然不能畅饮,却也要“舍命陪君子”的,理由只有一个:他,是我的朋友!一辈子,值得珍重的朋友!然后,静静的看着他。
       “是的,内心深处。”他喝了一口,“我大学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一个目标,努力成为非常优秀的人,我想,我要让世界记住中国历史的长河中,有我这么一个人来过!”
       “为什么?”
       “因为她,她的优秀,我只有足够优秀。”
       “就这些?”我没能理解。
       “我大学的时候,去过南口。”
         大学?哦,想起来了,是的,大学的时候,他去过,南口,从我这里去的。他煞费苦心,经过了一番打扮,当时,我笑他拾掇拾掇的反反复复,像一个要出嫁的娘们。而,给我的理由是,想去看看那里的学校。
      “你不是说去看考研的学校吗?”我,猛的喝了一口“珠江”,只因他欺骗了我,没有跟我说实话,确实让我有点生气。
       “是的,也想去看看她。”他长吁了一口气。“我后来报考的学校就是她所在的学校。”
       “那你怎么不去读了,调剂通知书来时候,却选择了工作?”
       “她也读研了,去了另外一所学校。”他起身,去了洗手间。
         看着满地狼藉的酒瓶,我不禁寒起心来!为他的傻,真的傻。
 
4、
        当他出来的时候,双眼红了。
       “那你,当时和她说了?”
      “没有。”
      “没有?!”我起身,拉下窗帘。外面的雨,更大了,击打着窗户。
       “没有。”他又走向冰箱,拿了一瓶“珠江”仰头,喝了一口。“从那以后,就没有正面接触过,也,没有联系过。”
      “那你努力什么?”我把瓶子重重地扔在桌子上,转身看着他。
     “我后来问过很多同学。”他叹了一口气,喝下了那瓶剩下的“珠江”。“一直想联系她,可没有问到确切的。我通过很多方式,找了所有关于她的信息。”
       “然后呢?”我坐了下来,看着他。
       “可是,除了她毕业后回大学参加过他们学校的就业指导的信息外,没有别的了。”他平和了很多。也许,酒,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对于理智型的人来说,酒更能让人清醒。
        “你压根就没有主动努力过!”我直截了当,然后,拿起“珠江”瓶,用力扔向垃圾桶。
       “我有!”他或许生气了。
        “有?”我看了他一眼,然后怒气地说,“要是有,你不会等到现在,我就不相信,找到她的联系方式有那么难!”
         “、、、、、、”他喝着他的“珠江”,一言不发。
        “你到底怎么了?”我来气了,为他的傻。“朋友啊,14年了呢,14年啊!”
          “哎!”他喝着他的“珠江”,似乎陷入了沉思!
 
5、
          “14年了,这是一个多么漫长的日子,14年,一个少女都能变成一个老女人了!”我很想给他几拳。
         “今天,她也这样说过。”他喝完了手中的所有“珠江”。
         “你为什么不早点联系?为什么不早点表达你的意思?”我无论如何不能理解他的深藏不露,更无法看透他的心,真的够狠!14年的想念,只放在自己一个人心中,让我想起《爱情公寓》,他的场景压根就不可能像里面的曾小贤和胡一菲,人家那叫做日久交往。又突然想起,《我可能不会爱你》,里面的航空公司地勤督导李大仁暗恋他的中学死党程又青。李大仁却也交往过几任女友,虽然恋情短暂,但最终还是和在百货公司担任鞋区区长的程又青走在了一起。人家在确确切切努力,但是,对于朋友的他而言,也许,故事不会这样完美。所以,他有的只是让我生气,却不会像《不爱》那样的让我感动!
          “、、、、、、”他又沉默了,再次拿起一瓶“珠江”一饮而尽。
          “14年!亏你能够坚持等!”我看着他。
          “我不敢!”他转过身去,拿了一瓶“珠江”,走向窗外。
        “不敢?”我很好奇。
        “是的,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一直不敢主动联系。”他拉开窗帘,看着外面哗哗啦啦的雨。
        “配不上?”我没想到,我的朋友却也这样自卑!“爱,无所谓配不配的上,没有等价公式!”
        “以前读书的时候 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后来工作了,感觉自己的条件还是不够好。”他手上“珠江”又空了。他拉开窗户,把瓶子扔到了远处,瓶子“哐当,哐当”的声音掩盖在了雨声里。
        “爱要勇敢地说出来,爱她就要让她早点知道!”我突然,很感慨自己,竟然也有了一些安慰人的爱的语言,电影真是好东西,很多台词真的很美。
   “见到心爱的人,在她面前,我半句都不连贯。”他用左手向后捋了捋头发,右手向上。
      “这样子?”我懂了,任何一个坚强的外表下都有可能掩藏着一颗脆弱的心灵。“我真的很自卑,到现在都这样,没有那个勇气面对。我怕。”他揭开了冰箱中的最后一瓶“珠江”。
 
6、
         “怕什么?”我大惑不解。
        “怕她拒绝。怕失去了等的机会。”他喝了一口“珠江”,脸早已通红,一股很大的酒味,直窜我鼻孔。
            “那你,现在不怕了?”我看着他的脸色有点恍惚,“拿来。”我还是夺走了他的“珠江”,“你喝的有点多了。”
        “拿来,让我喝完。”他明显有点东倒西歪了。
        “那你现在不自卑了?”我想,他真的喝的有点多了。或许还有几分“自卑”——不过是他自己认为的。
       “自卑。”
       “那你现在不怕了?”
        “怕。”
        “那你现在怎么敢主动和她联系了?”
        “因为"九把刀"。”他还是把我的那瓶“珠江”拿了过去,喝了一口。
         “九把刀?”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他仰起头,咕噜咕噜的把最后一瓶“珠江”送进了胃,也把他的心思吐出来,给我看了。
          14年,他终于迈出了一步,虽然有点晚,至少他还是说了。也许,这就是一个转弯。
          但愿如此。
          14年的秘密,和当事人说了之后,却,依旧留下了许多的“自卑”。
          可是,我又能说什么!
          所有的语言,此时此刻,都觉得是多余。
 
7、
         他,已经睡了,躺在我的床上。
         雨,还在那不停地下,时而卷进来几丝寒风,有点冷。
        “爱她,就要让她早点知道。”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什么“后悔药”,从来不会!
         14年来,他鼓起勇气,第一次,和他一直偷偷爱着的她,轻轻地说了他珍藏了14年的秘密。
         却似乎也成了他与她的唯一的一次。
          突然,我却很想听一个人的歌,刘若英的《后来》“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在这相似的深夜里/你是否一样/也在静静追悔感伤/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永远不会再重来/有一个男孩/爱着那个女孩”
        或许,这个时候,他更喜欢听,只是,他,却睡了!

 

2012年1月17日、18日、19日晚上下班后——20日冷晨

于长沙寓所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2年2月5日23:08:4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ky125.com/2012/02/05/697/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