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起洒落的两片枫叶— —校园,我回来了

——有些故事,终究是暂时留存记忆;有些行动,却表明了曾经经历过;有些文字,终究把某种思绪隐藏在了背后。也许,这就够了。谢谢一直默默关注和支持着我的各位朋友!   

 1

      11 10 分,拾起教案走向讲台,当我踏进教室的那一瞬间,看到依然吵闹的小孩们的时候,我明白了,我离不开校园。喊了上课 后 ,坐在窗户边上的学生企图开灯,不小心按了风扇的开关,这时有两个学生尖叫起来,并且带着一丝丝的怒火。我走过去,要他们伸 出 手来,我要 教育他们。象征性地教育之后,继续上课,一个学生哭了,流着泪,看着窗外。我把课停了下来,我知道,必须把道理讲清楚,不让你全班同学不会认识到这个错误,于是,我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哭不能解决问题,关键是要从哭中寻求答案和结论, 如果每次被批评之后,不及时地总结经验教训,那只会屡教不改,要学会从批评中寻求到经验, 要学会反思。人贵在自我反省,比如今天,这个事情,至少存在两个问题,一是站在按错开关的同学的角度,想想看,同学按错了开关,并不是有意,更何况他也是一片好心, 他的本意也是 希望 能够 让大家看 得 更加清楚,但是,我们却在他不小心按错了开关的时候对他横加指责甚至责骂,这是我们应该所为吗?为什么我们不静下来思考一下,正常情况下,同学是不可能按错的,可是你们 带着那股怪强调的语气,让同学会很难受的,人 ,相互间贵在理解和支持;其二从课堂的角度,老师已经喊了上课,你有任何问题需要表达的,都必须举手向老师报告,怎么能够随随便便插嘴任性乱喊呢?连起码的尊重课堂尊重老师都不懂吗?当然,作为老师可以理解你们一急起来的情况下没有注意纪律,但是我还是不得不给你加深印象,不然这是对被你们骂了的同学的不公平,好人总要有得到公平尊重的权利。希望广大同学反思。 然后,我继续讲课。 他们听 得很 认真 。其实,我知道,某种意义上说,我是在说我自己。只是带了一点掩盖借了这个机会罢了。

2

上午最后一节下课后,正准备去吃中餐,下楼梯的时候,碰到了学部主任,于是和她边走边聊。和她聊了自己的心事。她其实也早已知道了我的一些事情。然后,我说,主任,说句实在的,我还是想教书,想好好地当一个老师,想当一个好老师。我知道,主任对本身就是教师的我的这句感叹会觉得莫名其妙的。是呀,我何出此言,她断然是不明了的。可是,我确实想和她说的就是这句话:我还是想当老师。我还想讲一句:可是现实确实多么地残酷。但是我没有说。

主任和我也聊起了当老师的感受:“女孩子当老师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是社会中很多人瞧不起当老师的男孩子,尤其是小学的男教师。”我补充说:“其实还有初中的男教师。”她“哦”了一句。当我们在食堂门口分别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谢谢。”其实,我也很清楚,她依旧不会明白为什么我要说“谢谢”。也许,这个时候,只有我自己明白,可是,又能怎样?

 

 

3

中餐后,尽管很困,还是开了电脑,看着破碎不堪的可怜的钢笔,我痛了,心伤了。

想起一些事,一些人。

躺在床上,很想午休,可是,不能寐。突然心头一念,毛主席的《虞美人》在脑海滑过:“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烬,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何尝不是,索性,起床。洗漱完毕,我向办公室走去。

走在路边,一片金黄色的枫叶掉落,抚慰在我的头顶上,那种轻轻的柔情,让我陶醉,弯身,捡起散落的两片枫叶,拿在手里,放在鼻前闻闻,那种秋去冬来的气息让我痴迷,哦,秋天终于去了,冬天还是来了,来的很是时候,我醉了,醉在湖畔的枫叶的金黄色里,我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我自己。

 

4

来到操场,看到熟悉而又陌生的操场,突然很想跑两圈。我已经快速行走在跑道上了,旁边巡逻的保安看着我,表情很是惊诧,是呀,也许他们在想,这个老师是不是有点疯啊,大中午的,午休时间不午休竟然在操场上跑步。可是,我已经不在乎那些了,手拿枫叶,慢慢地跑在操场上,看着午休中的校园,那种安静,那种祥和,很亲切,很久违。

这时,所教的一年级的一个学生来了,我问他:“怎么这么早就下寝了?”

    他说:“练琴刚回。”

   “哦?多少级了?”

   “刚开始学。”

   “那里有没有教二胡的?”我真的很想学拉二胡,可一直没有腾出时间去好好学,我想,一段时间以后,我会把这个想法付之于行动,现实耗不起,我不能再让梦悄悄溜走。

    “没有。”

“哦。那有没有兴趣,陪老师跑两圈?”

“好的。”他腼腆地笑了。

“害羞吗?”

“不会。”

“如果,所有的学生都下寝了,你还敢跑嘛?” 

“不敢。”他笑了。

“为什么?”我也笑了。

“怕同学以为我是被老师罚跑的。”他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哦,那没事啊,要是罚跑,怎么老师也在跑呢?”我没想到他是这样才害羞的。

“那行,等再陪老师跑两圈后,你就先走吧。” 看着他满脸不自在的样子,我补充说。

 两圈后,我要学生先走。他看着跑步的我,有点不明白,老师怎么突然要跑步,是的,他们不会明白,有时,我所讲的一些话,他们也无法明白,这或许就是我。

我继续跑在操场上。这时,校园里午休起床的铃声早已响起,熟悉的歌曲又在耳畔荡漾。一群群的学生涌出宿舍奔向教室,上班的教师和去上课的学生,看见跑步中的我,都露出了异样的眼光。

早已习惯了。我的脸皮也许早已厚实多了,也早已把这些置之度外了。

下午,第一节有课,结束了我的午跑之旅。

手上,仍然握着,那洒落的两片枫叶,金黄色的,闪闪发光。

 

5

上课铃声响了之后,站在讲台上,我忘记了一切。

校园,我回来了,就在这个冬天。

心里,还惦记着,那两片洒落的枫叶——我已把它们贴在了同事送我的小玩具花瓶里。

这是秋去冬来的开始。

也许,还残留了一段记忆,关于,我的,十一月!

 

 

 

 

2011 12 16

下午课后于长沙办公室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1年12月16日23:52:0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ky125.com/2011/12/16/601/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