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地享受每一刻

 湖南/李伍兵

       也许,我本该属于校园,也许,我更属于该好好学学语文的,也许对英语也该好好学学的。

       而今,我在校园,可我,讲授的是数学,与英语无关,与语文有点关,在分析句子的时候,主谓宾就ok了。
 
       这些日子以来,我常常让自己处于激情之中。
       这张“稚嫩”的“老脸”早已忘记了它的荣耀。face早已忘却。
        从教师排球比赛的大庭广众下尽情地呐喊助威到学生圣诞晚会上的激情放唱,从区教学讲题汇报下的大汗淋漓到公开课上的挥洒自如激情追问,从辗转托台湾导游送生日蛋糕到领导面前请假机场献花接人,从回耒阳与原来的同事朋友激情喝酒唱歌到与邵东县委书记、城步县长敬酒,从校运会上的真心对白到绞尽脑汁幽默风趣的点滴,从遵义到重庆,从长沙到贵州,、、、、、我改变了以往的风格,不再是羞答答的内敛。
        每日清晨,我依然早早地来到办公室,站在窗前,深情地读着我的PUTONGHUA。哪怕外面的行人不时地抬头仰望这个疯子一般的“好学”者,也不管学生是多么地觉得我真是一个稀奇古怪的“老师”,照旧大胆地做着我想做的,我要做的,尽情享受着每一种过程带来的无穷乐趣。
        中午,室友郭老看到我在练嗓子,就要我朗诵诗歌看看。没有推辞,我激情朗诵了毛主席的几首词《沁园春.雪》《沁园春.长沙》《贺新郎.别友》《菩萨蛮》《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水调歌头.游泳》《十六字令》《念奴娇.昆仑》等等,然后又朗诵了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再就是岳飞的《满江红》。郭老说羡慕我的激情,我笑了,仅此一点点爱好了,掉了可惜得很。有时淋着冷水的时候,嘴里会不自然地哼出几句自创的“经典”翻唱,可是就在那一瞬间,我就忘了,所以成不了气候,像我,仅此生活、经过而已。
        也许,我本该属于校园,也许,我更属于该好好学学语文的,也许对英语也该好好学学的。
        而今,我在校园,可我,讲授的是数学,与英语无关,与语文有点关,在分析句子的时候,主谓宾就ok了。
        未来,不知,可是,我很想激情地享受每一刻,每一秒。我想,这个小毛病还是改不了的。
        这或许是我最真实的本源。
        记上一笔,算是提醒自己。
 
 
         2011年12月28日
         下班前于长沙办公室
weinxin
冰水之雁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2年1月11日08:55:0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ky125.com/2012/01/11/681/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